说书吧 > 武侠修真 > 仙道缘途 > 第3章 习武

第3章 习武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小雄的故事   明星潜规则之皇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人生得意须纵欢   快穿之名器尤物   交换的妻子   总裁被压记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飘飘欲仙   极品儿媳妇   山野美景   万界奴隶主   神豪任性之为所欲为  

    在三个老人的注视下,柳姓老人咕噜咕噜将那葫芦内的老酒一口口喝下,一点都不拮据。

    看到这一幕,王姓老人第一个就心疼起来,那可是他珍藏了二十年的美酒啊

    本来打算晚年时偶尔尝一下其中的滋味,可是现在拱手相让,而对方仿佛丝毫不觉得此酒的珍贵,这才让他有点想咬牙切齿了。

    很快,那葫芦里的酒被喝光,王姓老人见状心如刀绞。

    “好酒,够烈”

    当柳姓老人说出这句话时,王姓老人心里略微缓和,倒有些得意,老嘴一翘,道:“那是,我酿出的酒,在村里可是数一数二的不过你少有出户,自然不知晓我的大名了。”

    柳姓老人看了他一眼,终是有了些笑容,点点头:“的确是我孤陋寡闻了。”

    三位老者这时闻言,知晓这酒终于起作用,这才又来了兴趣,皆齐刷刷看向柳姓老人。

    一个时辰后,三位老人笑眯眯地从木屋内出来,其中王姓老人乐道:“哈哈,我们三人可要保密啊,老严,老刘,这次我等知晓了柳老头的来历,可是花了我们不少的珍藏老酒啊,这次我们算是没有死不瞑目了,一生,足矣就让其他同代的人不瞑目去吧”

    “切,要想知道啊,那得至少来一坛珍藏美酒,不,至少两坛”

    说罢他们哈哈一笑,挥起大袖,不过得意没过一会儿,却有人又轻声一叹,道:“没想到这柳老头这么惨,比我们惨太多。”

    这话一出,三位老人都有些沉默了,于是彼此间默契在这慢慢回味了好一会儿,这才心满意足离开此地。

    在他们没离开多久,柳姓老人缓缓走到门口,扶着木门,目光平静地看向远方,久久才叹气摇头,轻语道:“或许,不该封闭自己”

    从招待三个老人的这一天起,不知是不是柳姓老人开悟了还是想通了,他开始接纳所有来他家拜访的村民。

    有的想要知晓他来历的人,那就得先来一坛陈年老酒才行,按他说法,也只有这酒才能让他回忆起以前的事,否则的话那是守口如瓶。

    其他人虽然犹豫,但各个都如那三位老人第一次来拜访的心态,恭恭敬敬地拿出一坛陈年老酒,这才能够有滋有味听到柳姓老人以往的故事。

    如此一来,时光匆匆,一晃又五年过去。

    柳姓老人苍老了许多,皮肤蜡黄得像是泥土一样,不仅褶皱块块,仔细观察下还会发现有不少的裂纹蔓延,看起来有些恐怖,就连身体也矮了三寸。

    在五年后,唯有一样东西没变,那就是老人浑浊的双眼中透露着那股怪异的平静,也许是他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所以看开生死,仿佛世间一切除了许江外都与他无关似的,不能掀起一丝波澜。

    在这五年里,柳姓老人在村子里的地位也是迅速攀升,因为来拜访的大多数都是那些年入古稀或者耄耋的老人。

    老人地位自然在年轻一代眼中更高一等,在老人们的叮嘱下,年轻一代将柳姓老人当作高人,甚至隐约间,比村中最年长的老人的地位还高上那么一些。

    整整七年,许江长得更高了,身子都已经接近柳姓老人的腹部那么高,从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逐渐变成一个清秀少年。

    一日,许江没有去跟别的孩子玩,因为柳爷爷昨天晚上突然把他叫住,叫他从今日开始需要习武了。

    许江好奇,稚嫩的面孔大感疑惑,歪着头问道:“爷爷,什么是习武”

    柳姓老人一脸慈爱地看向许江,摸着他的小脑袋,缓缓说道:“习武就是练武功,就是强身健体,之后修习武功,做到比别人更强”

    “爷爷,那我为什么要比别人强,比别人强就一定要练武吗我的力气可比别人大多了呀隔壁家的孙仁比我高些都打不过我呢。”

    许江依旧歪着头,然后像个拨浪鼓似的摇来摇去,接着双手又嘿哈比划两下,柳姓老人在旁看得哈哈大笑。

    “习武,比别人更强大,别人就欺负不了你,以后也可以用武功保护好自己身边的人,也可以救人。”

    柳姓老人摇头一笑,然后看向许江,一脸认真。

    许江一听,倒是好奇起来,小眼睛眨巴眨巴,说:“那是不是说,我练武了就可以保护爷爷了”

    柳姓老人一怔,干旧的老脸露出一口黄牙,哑笑道:“如果你这样想,那也没有错,不过前提是,你得变强,强到可以保护爷爷。”

    当说到这句话时,柳姓老人眼中精光一射,直勾勾看着许江。

    “那,那我要学,要变强,要保护爷爷”许江抬起头来,一脸自信。

    柳姓老人闻言,刚想夸他一句,可没想到许江转眼间就支支吾吾说道:“爷爷那我还能不能跟别人玩了”

    说到这里,许江小眼往上偷偷瞄了柳姓老人一眼,然后迅速低下头,摆弄着自己的脚趾头。

    “你这孩子那当然可以了,不过你得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才行”

    柳姓老人哭笑不得,倒没有为难许江。

    许江听后立即抬起头来,嘻嘻一笑,猛地一抱住柳姓老人说道:“还是爷爷最好。”

    柳姓老人摇头苦笑,没再说什么。

    今日,许江早早就起来,迎接着初日的光芒,一股蓬勃朝气从他幼小的身上散发。

    山头上,此刻站着一位皮肤蜡黄的老人和一个稚嫩的孩童。

    扎马步,是今年柳姓老人交给他的第一个任务,而在今年,也是他最为轻松的一年。

    柳姓老人道:“江儿,扎马步,一日一个时辰,其余时间你想怎样玩都可以,但没完成这个任务,其他的就不用想了。”

    许江闻言,跟着老人的步伐,先是有模有样的做了一遍后,接着他发觉到扎马步似乎还挺简单,于是便笑着说道:“爷爷,不就是扎马步吗我和隔壁二狗经常这样子比试,原来这就是习武啊,那二狗老说自己父亲怎样怎样厉害,还拿这步子来跟我比,爷爷我跟你说”

    许江刚说到这里,柳姓老人就摇摇头,打断了他的话语:“一个时辰后再说吧,我先纠正你的错误姿势”

    说罢,柳姓老人用熟练的手法,将许江左右脚的姿势摆好,还有腰部,臀部c手臂等肢体的姿势,都被柳姓老人极其娴熟的动作纠正好了。

    此刻被柳姓老人纠正过姿势的许江,眼睛不禁一瞪,惊讶道:“爷爷,原来扎马步是这样,感觉很麻烦,我还以为”

    “一个时辰后再说话,我在不远处看着。”

    没等许江说完,柳姓老人便丢了一句话向着山下的木屋去。

    许江闻言就把刚刚想说的话又收了回去。

    这时候他既不能动,也不能回头,就这样默默的坚持。

    “原来扎马步是这样的,还有这些规矩,为了保护爷爷,还有跟伙伴玩,一定要坚持,坚持”

    许江闭着眼睛,心中默默念叨几句,便按这样的姿态保持着。

    柳姓老人回到木屋内,神情淡然自若,拿出一个装着陈年老酒的葫芦。

    当他回到山头时,就坐在附近一块黑色大石头上,静静看向远方,不时喝上一口闷酒,不知他到底在想着什么。

    待到半个时辰后,许江明显要支撑不住,瘦小的双腿颤抖个不停,就连左右手也在不自主摇晃。

    毕竟在这个年龄,许江第一次做那么长时间的扎马步,自然是难以完成,就连柳姓老人也觉得一个时辰对于这样刚入门的孩子来说,是不可能一次性完成的,而且他也没打算让许江真的连续不间断练习一个时辰的扎马步,这不现实。

    不过让老者有些惊讶的是,许江竟然能坚持到半个时辰那么久,在武林中这样的存在也是少有了。

    柳姓老人喝了一口香醇老酒,便从石头上走下,缓缓来到许江旁边,脸上带着慈祥,轻声说道:“江儿,还能坚持吗”

    许江颤抖着身子,小脸通红,似乎酝酿了很久,才吞吐道:“能”

    柳姓老人点点头,这次他没有离去,而是在旁看着,看看他还能坚持多久。

    如此一来,许江颤颤巍巍地想要保持原来的动作,此时他闭着眼睛,却不知其动作已经不成规矩。

    过了大约半刻钟后,许江才坚持不住,转眼间就要倒在地上,就在这时,柳姓老人蜡黄的手一把将之扶住,许江这才没有直直摔在地上。

    待许江休息了一会,很快,他便睁开双眼,讪讪笑了笑,看着柳姓老人说道:“爷爷,我坚持不到一个时辰”

    柳姓老人无奈一笑,道:“江儿,在你这年纪确实坚持不了那么久,之前也只是试探你的潜力而已。好了,你先休息够了,再将剩下的半个时辰补上就行,不过最多也就休息一次,休息好后就把这半个时辰补好”

    许江听后点点头,嗯了一声没说话,他刚刚练习了半个时辰的扎马步,身体此刻已经累坏了,现在他只想休息,就算现在可以去玩他都没有精力了,难以提起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