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武侠修真 > 仙道缘途 > 第2章 许江

第2章 许江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小雄的故事   明星潜规则之皇   电车里的日日液液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爱的释放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少年啊宾全文   都市皇宫   我的美味儿媳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   伪装学渣   干一炮,爱上你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在这件事情发生的两年后,倒也没有别的外乡人来过这片森林,更没有来过这个小村子。

    小村子虽然穷苦,平常日子里没有荤菜只有素菜,可是猪牛羊等牲畜通通都有,被圈养在各户人家中。

    村子四面八方都是一圈森林包围,地势略高,房屋纵横交错,小道自然四通八达,就像一张蜘蛛网蔓延。

    两年后的这个村庄里,从此多了一个乳臭未干的淘气鬼,经常让村里人又爱又恨。

    他就像一个孩子王一样,喜欢带着一堆小孩子去骑牛骑羊,还有的去骑猪,若是没人阻止的话,村里的牲畜估计都被他们骑了个遍。

    这让人既是惊慌万分,又是哭笑不得,好在都是家养的,对人比较熟,不然说什么,他们都不会让这毛头小娃带着那么多人去骑的。

    就这样,久而久之,他们也都习惯了,而住在山头,收养许江的老者也因此才跟村里人有了点联系。

    一开始,老者收养许江后便为了许江的饮食问题而奔劳,开始频繁去村里借羊乳,牛乳等奶乳。

    刚开始,村里人觉得他还很奇怪,毕竟他虽然居住时间很长,但是跟村里人却没什么联系。

    而且也只有村里少数老人知道,那人从中年时期到现在,跟村里人联系都是极少,当每次他进村子里时,要么就是买一些奇草药,要么就是买一些日常物品,久而久之,他们都没发现那人有什么奇特,便也忽视过去了。

    有人曾猜测,估计那人是某个大家族的落魄之人,否则的话这么多年还有那么多盘缠,也没见他离开那山头多少次。

    当年也有存在歹心之人,想要去抢那人的盘缠,但是每一个去的人严重的不是死了,就是遍体鳞伤,就连骨头都折了,当时一度引起村里人恐慌,这更让人确定那人定是修过武架子的落魄之人。

    不过好在对方没怎么报复,那人也是因此第一次正式出面,言道只要不惹他,那他就不会无故杀人之类的话,这也便打消了别人对他心存歹心的念头。

    就算是年老后,也没人敢去惹他,毕竟有句老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修过武架子的人,越老他内力越雄厚,这样一来就更没人敢对他不敬。

    现在老者依旧可以拿出不少的盘缠,虽然好奇一个老人为什么要牲畜的奶乳,但碍于老者多年威慑力倒没敢说什么,将那牲畜的奶乳拿去给他了。

    又过一段时间,有些胆大的人实在耐不住好奇便去到他家旁边逛逛。

    经过简单的巡视,这才发现,原来老人不知从哪里捡来的孩子,长得粉雕玉琢的,双手抱着个比他还大的木制奶瓶,正坐在地上咕噜咕噜喝奶呢

    这消息一传出,还真是轰动全村人,没想到这老者竟然也有如此善心,尽管他们不清楚老人的为人,但他们从别的老人身上明白,只要不惹他就什么事都没有。

    所以一些大人越加好奇,从让小孩过去跟那孩子玩,再到他们鼓起勇气,带着一些小零食来到孩子身旁,笑眯眯跟他讲了些孩子话,才将零食递给正听得稀里糊涂,发着呆的许江后,随后就满意离开。

    许江坐在地上,看着身旁的零食,用着不熟练的字词吞吐了两个不太清晰的字“吃的”

    接着他拿起来尝了一口,一片又小又粗糙的白色粗糖入樱桃小嘴,许江发觉好吃就又拿来几片,坐在冰凉的地上津津有味吃起来。

    这样的场景在小孩子眼中自然是羡煞旁人,因此就有不少的孩子纷纷来到许江身旁,不说是跟他玩,单单这零食在他们眼中就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尽管家人常说,不要抢许江的零食吃,不然回去就得挨打,但这在孩子的世界里都算不得什么,吃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他们也没有抢许江的零食,而是有他们自己的小心思。

    他们和许江一起玩游戏,然后看许江开心了就小心翼翼开口问要零食,许江也不小气,大大方方将零食分给他们,毕竟他有的可是近约一半个村子里的阿婶阿叔等人送的零食啊,在他眼里,他可吃不完。

    所以这样一来,就可以在村子里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十几个咿呀学语的孩子齐齐围在许江身旁,以许江作为首要人物,每人都乖巧的坐在旁边,特别是在许江附近,还围着几个面容粉嫩的小女孩,长得也是可爱极了,自然更容易得到许江的青睐。

    不过这在许江的眼中,他们都是平等的,只是这几个小女孩老是缠着他,所以他只好拿零食打发走,祈祷她们让自己解脱,索性这还奏效,便也不再多管,就专心做自己的事。

    但这在其他孩子的眼中可不同,大部分的男孩多希望自己就是女孩子,这样

    就可以像她们一样厚着脸皮跟许江索要零食,所以这里的男孩子都对之羡慕极了。

    他们干巴巴看着那几个小女孩开开心心吃零食的模样,心中羡慕不已,要吃零食,在他们看来那还得让许江高兴才行。

    如此一来,虽然说有一定的功利性,但是彼此间还是玩的不亦乐乎,甚至玩着玩着都顾不上吃零食了。

    这也就是小孩子,虽有可能有功利性在心中,但不会长存于心,换作更大点的孩子,那情景估计就不一样了。

    在那些孩子玩耍时,老者常常在旁坐着,一脸慈祥地看他们,虽然有喜悦挂在脸上,但同样也有另一种奇异的神情在脸上挂着,只不过被他很好的掩饰。

    老者看了许久,想到自己的过往,最后不禁摇头苦笑,想他经历各种事情,到这时对许江孩子般的生活颇有羡慕之色。

    在两年前,当他收养许江之时,便知晓他身上有穴位的暗伤,不过在他精心的草药呵护下,不知是他精通医术还是误打误撞,这暗伤也被他治好。

    在之前的两年里,他多次出去寻找可以代替母乳的畜牲奶乳,凭借身上还留存的不少盘缠与早年的威严,进行得倒也顺利。

    在这两年里,他真的像个爷爷一样,在这老木屋好生待他,即便是半夜被哭叫声吵醒,他也没有任何怨言,而是起身拍拍他的后背,将身旁的奶乳葫芦拿来,待喂了几分钟后,孩子不哭闹了,很快就熟睡,睡得很香甜,老者才缓缓躺下身子。

    老者在这两年里,从中感受到久违的温暖与亲情。

    两年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在他看来也不过一瞬,但此刻的变化却极大,从多年里没有与村里人认真打什么招呼,到此刻有了一些老人过来与他交谈聊心。

    就算这老者之前多么凶恶穷极,在村里老人看来,自己也不过是将死之人,索性来此地畅聊最后的时光,想要知晓这居住此地三十余年的老者,究竟是为何人

    “柳老头,嘿,你说你三十多年在此地行事怪异,我们村里与你同代的都死了大半了,有的啊,死不瞑目啊,到死都不知道你的底细呢好在我们都老了,不怕了,现在借着你孙子出名,我们也敢来这里跟你聊心了。”

    王老头嘿嘿一笑,将手中的葫芦倒出一些极其香醇的酒水来,凡是对酒有所研究的都清楚,这肯定是酿藏了几十年的老酒了。

    平时来说,他们可舍不得这样浪费,但是这陈年老酒今天竟毫不吝啬撒落到四个木碗上。

    来到此地的有三人,分别是刘姓c王姓c严姓三位老人,他们趁着许江受众人喜爱的时机,又以一些小零食从许江口中得知这人姓柳后,三人便各自拿上一些珍藏老酒,上门来与这柳姓老者畅聊一番。

    柳姓老人见状也不阻拦,而是仿佛早早就知晓似的,打开旧柜子拿出了四个木碗放在桌上,接着摆好木凳,一副真诚招待的意思。

    这样的行为,在他们三个老人眼中,有生以来可是第一次见

    三位老人面面相觑,倒也无拘无束,毕竟他们活到现在,本来就不怕死了,进去一坐那又何妨,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要来此地与这柳姓老人聊心的。

    这也才有了刚才的画面,一个老人拿葫芦倒酒,其余两个老人都是笑眯眯地看向柳姓老人,一点拘束也没有。

    柳姓老人看了他们一眼,这双眼虽是浑浊,但却有不可想象的震慑力,愣是把那三人看得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等着柳姓老人发话。

    “喝。”柳老人抬手,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仿佛就有魔力般诱使着三位老人当即就端起了木碗。

    其中严姓老人无奈一笑,道:“嗨,柳老头可真有你啊,还是如此。”

    说罢,倒也没人不喝,皆是纷纷将这多年秘藏的老酒一口引进嘴巴,一步到胃,好不舒畅

    “酒也喝了,柳老头,你总该可以为我们解惑了吧,我们可不想像先前那些同代人死不瞑目,身旁还住着这样一个不知底细的人。”

    王姓老人打了个哈哈,大大咧咧地说道。

    这话一出,三个年迈的老人都像盯着猎物似的,眼中充满好奇与狂热,到了他们这个年纪,这时的一切,也就属眼前这件困扰了他们三十余年的事才使得他们重新有了神采。

    柳姓老人看了他们一眼,随即伸出蜡黄的手臂,手臂上如黄皮纸般褶皱,一个个老茧在手掌上附着。

    他朝着身旁其中一个王姓老人的酒葫芦抓来,没说话,王姓老人虽然老眼一瞪,虽说心疼,但却没有阻止,在他看来,也许接下来的事情会让他们更满意。

    柳姓老人将酒葫芦抓过来后,便一口闷下,看起来极其熟练,想来这柳姓老人当年也应该是个酒鬼吧。

    这样一来,三人对这柳姓老人更加好奇了,每一个眼中都发着精光,好像又年轻了几岁,坐在木凳上直勾勾地望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