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武侠修真 > 仙道缘途 > 第4章 一醉

第4章 一醉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少年啊宾全文   我的美味儿媳   极品好儿媳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飘飘欲仙   极品儿媳妇   卢婷萧强   九流术士(Ⅰ,Ⅱ部)   重生最强女帝   我的好儿媳在厨房   我要做门阀   武侠之超级打脸系统   武神血脉  

    就这样日复一日,许江如此反复,练习了近乎一年的扎马步。

    同时由原来一次性最多能坚持半个时辰的扎马步,在柳姓老人的鞭策下,早在半年多前,他就可以坚持到一个时辰了。

    而且每次练习完扎马步后,他虽然感觉到身体很累,但是脑子却是越加明朗清晰。

    并且偶尔,在他闭目练习的时候,爷爷就将一些简单的人生哲理,还有一些在孩童觉得有趣的故事给他听,所以在这一年的训练里倒也不枯燥,相反还有些喜欢上扎马步了。

    当然,那些人生哲理自然是大部分丢在耳边,只有少数才能入耳,他唯一感兴趣的就是生动的故事,这些故事在许江看来不可多得。

    生动的故事让许江感觉仿佛自己就是故事中的人物一样,一下跑到山上,一下跳进水里,还有的成了各种鸟兽鱼虫遨游山水,仿佛他就是故事中的人或物。

    也不知许江是不是天生聪慧,在听完一个故事后便有小小见解,又跟爷爷提出自己不解之处,每当醍醐灌顶后,他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一点感悟。

    这让他的眼界逐渐在同龄人中变得不同,也许如此再过一年,比之村里的大人还要不遑多让。

    毕竟村中大部分的人,一生都没有去过多少地方,书籍读得少,道理同样知晓得少。

    但许江他的柳爷爷则不同了,在许江眼中,他爷爷几乎是个知识渊博,无所不知的老先生,所以许江的眼界在这一年里潜移默化提高不少。

    在柳姓老人的熏陶下,他知道外面一定还有许多在这里看不到的东西,还有各种大镇大城,都远比现在的村庄大无数倍

    据柳爷爷所言,他们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名为木杳国的国土上,外面还有许许多多的大国,数之不尽。

    许江望着远方,想要从村庄出去的心,仿佛一棵扎在土里的幼苗,在这一年里开始得到雨水灌溉,阳光沐浴,就这般迅速成长着。

    第二年后,许江九岁,身子又长高了三寸。

    而柳姓老人越加衰老,甚至脸上都有一股死气萦绕,灰白之色早已常驻多年,就是不知还能活上多久。

    看着苍老的爷爷,许江心中开始产生出一种悸动,害怕之感,他怕爷爷突然就走了,身入黄土,就这样离开他,从此让他孤独一人在此地。

    他虽然有玩伴,有朋友,但是却唯独缺少亲人,他知道眼前这个苍老的老人,就是他唯一的依靠了。

    他稍微知晓事理的时候便曾哭问,为什么别的小伙伴有父母,而自己却没有,自己的父母到底在哪里,为什么没有来这里看他,竟然舍得把爷爷和他丢在这里。

    而他的爷爷却对他说道,他的父母有大事在身,如果时机到了,他自然会跟他们见面。

    许江也懵懵懂懂,哭花了脸,依偎在爷爷的怀里睡着后,第二日就好似真的相信爷爷所说的话,蹦蹦跳跳地去跟伙伴们玩耍去了。

    时至今日,长达八年的陪伴,父母的念头已经逐渐在他的心中淡去了,唯一在他心中顶天立地的,就是眼前这个身体佝偻,面带死灰的老人。

    同时,他开始变得有些害怕,不知是不是小孩天生对某些东西敏感,他似乎隐约间常常感觉到爷爷的气息不太对,给他的感觉不太好。

    因此在后来,他便开始不敢离开家太远,甚至,连出去玩的时间都少了大半,尽管每天都有人来找他玩,但大部分也都被他一一推掉。

    他知道他爷爷实在是太老了,所以他大部分的心思已经从玩乐中收起,现在只想好好陪伴爷爷。

    尤其是当爷爷说出自己的时间不多时,他更是哇的一声大哭,连续几天都没敢出去,只知道练武似乎能救人,既然能救人,那就应该能救爷爷。

    反正爷爷当年是这样说的,于是便一脑子鲁莽,连续几天都在扎马步,还有爷爷新交给的挑水任务,都一一按部就班地做好。

    柳姓老人将这些都看在眼中,记在心里,不由得一顿苦涩。

    每当看到许江艰苦训练时,他几次想开口说什么,但最后都咽了下去,更是连喝了几口陈年老酒,这才将自己眼中的波澜平复干净。

    许久许久,他才摇头苦笑,回到木屋之中。

    又过了一年的时间,这时的许江已经高到老者的肩膀处了,整个人也变得坚毅起来。

    在这一年时间里,他不断的训练,牢牢记住着,只要能变强就能救爷爷。

    可是他早年聪慧,知晓习武根本不能救一个将老死之人,最多只能保护人,起死回生,这根本不在习武包囊的范围内,完全就是天方夜谭,不着边际。

    他哭了好久,觉得自己明明早就知道的,但是始终没有承认,毕竟爷爷曾说,练武能救人

    他哭了很久,待发泄完后,就暗暗发誓:“既然不能救爷爷,那就让爷爷开开心心地度过最后的时光。”

    想到这里,他心里思考一顿,然后死皮赖脸的去到村庄里,给各位老人家“好言夸耀”,希望能得到一些陈年老酒,这样一来就可以送给爷爷。

    如果爷爷能得到他日思夜想的陈年老酒的话,许江认为肯定会让他开心很久的。

    说起来,当他进入每个老人的木屋时,那些老人先是好奇,然后在许江的一番鬼迷神窍下,也不知从哪学来的词语,愣是把他们夸得合不拢嘴。

    最后提出要些酒水后,那些老人眼珠子一转,自然想到了柳姓老人,便给上那么小半葫。

    许江得到这些陈年老酒,心里当然乐开了花,想着爷爷肯定会被这惊喜给吓得合不拢嘴呢。

    转眼间,许江暗地忙活好几日,就攒满了七八个酒葫芦。

    每个葫芦里的酒,可以说都是上品的陈年老酒,在老酒鬼眼中,这可是一个不能估计的天价是梦寐以求的珍宝

    事实上,柳姓老人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每当许江从各个老人木屋离去不久后,柳姓老人就会出现在木屋旁,将一些盘缠放在门口,倒也没有打扰对方。

    一时间,几乎在许江做完他的宏伟计划后,那些老人都知道,柳姓老人曾来过他们家,留下不少的盘缠。

    “这老头,最近脸上的死气又增加了啊,看来,唉估计比我们要先去一步了。”

    “说起来,他的一辈子倒也真是凄惨,妻儿被杀,自己却没有能力杀回去,也不知对方还有什么把柄,逼得这柳老头到死都没有再回去与对方同归于尽,难不成,还有其亲人在对方手上”

    “罢了罢了,他晚年还算可以,捡到这么个孝顺的娃子,是我也觉得值了”

    “切,你那是没大志”

    “嘿你这么说,柳老头也没大志了是不是”

    “咳咳,不是这个意思”

    几个老头在旁边你一言我一语,谁也奈何不了谁,最后又都相视一笑,彼此沉默许久。

    这日,许江拉着一个大木车向山头走去。

    在两年的挑水训练中,他的力气增长不少,所以这个大木车,他拉起来轻轻松松,不觉得有什么费劲的。

    他将大木车装上酒葫芦,从他藏好酒葫芦的地方拉起,一直到家的脚下他才停下来。

    在这一路上,自然有不少孩子嘻嘻哈哈跟许江打招呼。

    “许哥哥,你拉的是酒吗,听说柳爷爷最爱喝酒了,你是不是要把这些酒拉给柳爷爷的啊”

    一个长相可爱,穿着简朴的裙子,跟许江同样高的女孩子笑着问道。

    许江听后脸庞一红,连忙解释:“哪,哪有的事,这木车之前是装酒的,但是爷爷叫我训练,我才借来装了水葫芦,你可别瞎说”

    长相可爱的女孩子倒也识趣,没再多说,而是笑着离开了。

    这让许江在头上不禁抹了一把汗,喃喃自语道:“差点被这丫头发现了,不行,我得走快点,给爷爷一个大惊喜”

    想到这里,他又更加卖力,一路上没怎么跟人打招呼,一人一车直冲冲往家那边拉去。

    不多时,他便看到了佝偻着身子,站在一块黑色大石头上的爷爷。

    许江脸上一抹笑容,大笑道:“爷爷,你快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柳姓老人闻言,笑着走了下去,虽然他身体衰老不已,但是行动却丝毫没有像老人一样缓慢,反而像个正常的年轻人一般快步走来。

    许江当时也很好奇,但没有想太多,而是一股脑,拖着大木车来到了爷爷身旁。

    这时他带着期冀盯向爷爷,眼中好似泛着星光,就这样眨巴眨巴地看着柳姓老人。

    当柳姓老人检查了这葫芦中的液体后,竟表现出一脸难以置信的模样,然后更是一声长笑,摇着头摸了摸许江的脑袋道:“你这小子,净给你爷爷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许江等的就是爷爷这种爽朗开心的模样,心里自然乐开了花,一脸满足,便扭着头道:“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孙子”

    柳姓老人哑然一笑,顺手将拿起的酒葫芦拔开塞子,往嘴巴上一倒,一股香醇浓烈的味道散出,喝得他无论是肚子还是心里都是一股暖意流淌。

    许江这时好奇地看向爷爷,问道:“爷爷,这酒真的有那么好喝吗不是苦辣苦辣的味道吗”

    “江儿,你不懂,我喝的不是酒,是岁月,所谓一杯浆酒撵入肚,他话岁月换春风”柳姓老人说了一句后,便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岁月这也能喝”

    许江睁大眼睛,一

    脸诧异,将信将疑地拿起另一个酒葫芦。

    很快,“砰”的一声,将这葫芦盖子打开,先是闻了一口,味道很香醇,但在他以前的记忆里,是有偷喝过酒的,但是他曾喝上一口觉得难喝至极后就不再喝过一丁点儿。

    他拿着酒葫芦想了想,又看了看爷爷,于是便一股脑地闷上一口,顿时一股辛辣的感觉由嘴巴流入喉咙,再抵达腹部,一股暖流顺着这酒,延伸到自己身体各个部位,很快,许江就感觉整个人都好似烧起来了,体内一片滚烫。

    酒水在体内化开,炙热一片。

    许江大吐口气,想要呼吸新鲜空气。

    不多时,他的意识似乎也有些恍惚起来,当看向爷爷时,他好像看到了两个爷爷,不对,好像是三个四个

    “好多好多爷爷啊”

    说着说着,许江两眼一黑,不省人事倒在柳姓老人的怀里。

    柳姓老人摇头一笑,将许江放在车上后,左手拿着酒葫芦一边喝酒,右手着拉着木推车,一步一步向木屋走去。

    他的力量似乎不是一个体衰到这样程度的人该拥有的,但他确实拥有了。

    就这样,一人一车,不断向着小山头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