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加了剧情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小雄的故事   电车里的日日液液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我的美味儿媳   交换的妻子   红尘之殇   极品好儿媳   美人录   飘飘欲仙   极品儿媳妇   大秦唯一玩家   荆山之玉   院长的儿媳   海贼之火龙咆哮  

    “没有,放开我。”伏黑惠态度相当抗拒地说,但身体很诚实地扶着对方。

    在状况极差的情况下,跟咒术界的另外一位顶尖术士对战,即使是五条悟,应该也很吃力吧?

    一直生活在最强的阴影(?)里的少年想着,因为觉得如果五条悟不是谁都无法撼动的最强的话,肯定会被人追着往死里打,所以对增长实力这件事又多了一分积极性。

    太宰治勾着他的脖子,宣布他是自己的下一个玩具:“反正你都请假了,干脆过完年再回学校吧,这段时间就留在这里,我给你专门开设学前班。”

    太宰先生表示:处理家族事物是不可能的,上班也不是很想上,只能找个萌新带带这样子。

    伏黑惠:“不要……你怎么了?”

    对方猛然吐了一口血,吓得他闭上嘴,又考虑到这人最近特别能装,没有急于关心。

    太宰治将淤血吐出来之后好受了很多,但还是捂着胸口说:“硝子让我不要动用术式,我没有听她的话,之后大概也不会听。”

    “但是我听你的语气,丝毫没有悔过之意。”

    “哎嘿。”

    “……知道了,这段时间我会留下来的。”

    上一刻还奄奄一息的男人,立刻精神地站起来,拍着他的肩说:“我带你体验点好玩的。”

    两个人首先去探望了重伤中的夏油教主。

    夏油杰一看硝子,悟最亲近的孩子都站在那个冒牌货身边,一副维护对方提防他的样子,一口郁气堵在胸口,噗嗤吐出一口黑血。

    太宰治见状,假装关心地问硝子:“他怎么了?治疗没有成功吗?”

    硝子卷起耳边的一缕长发,悠悠地说:“可能是被你气的,你不是要求保持活着的状态么?”

    某人:“好的,谢谢医生。”

    伏黑惠对大人的险恶又有了新的深刻认识。

    以前就觉得家入小姐不好惹,果然不是他的错觉。

    “你到底要做什么?”夏油杰问太宰治。

    太宰治扶着伏黑的肩膀将他往前一推:“这是我接下来打算重点培养的人,这个孩子的术式跟你的颇有相似,所以希望你给他陪练。”

    他:“……我们现在是敌对关系没错吧?”

    “所以让他打你没有毛病。”

    “我看是你有病。”

    夏油杰说出了大众的心声,但面对“悟的一切都被讨厌的冒牌货夺走”的现实,实在是不能接受,所以他很诚实地怀着“不能让悟的未来弟子被教坏”的心思,承担起陪练的角色。

    当某些来暗杀五条悟的人到来时,还要拖着病体,毒打对方保护某个会往刀口上撞的狗东西。

    太宰治也没有忘记其他的学生,轮流安排学生来刷夏油杰。

    其中已经逐渐领悟殉情剑法真谛的乙骨因为某教主看自己老婆的眼神过于露骨,来刷boss最为勤快,体术进步比跟禅院真希对战都快。

    至于羂索先生,被太宰治拉黑之后就意识到自己被白嫖了,又不是很敢去五条家找对方,只能暗搓搓地在外面搞事。

    百鬼夜行,似乎并没有因为夏油杰的失踪而取消。

    ——

    跟愉快地当起最强的太宰一样,五条悟也愉快地通过陀思认识了涩泽龙彦。

    涩泽龙彦看到他的时候也很热情,眼睛里是藏不住的杀意。

    “幸会幸会。”他握着对方的手晃了两下,直接给人按进地表,踩着他的背,摘下眼镜,“你应该不是人吧?”

    涩泽龙彦:?

    陀思:!!

    “不,请等一下。”陀思眼看自己的新计划又要胎死腹中,尝试进行阻止。

    然而不过是增加了挨打人选。

    五条悟坐在椅子上,不冲动,很理智地说:“你们两个应该打算背着我联手对付我吧?都还没开始就这么对我,是不是有点不好呀?”

    他只是不想明白别人的想法,但对于事实,敏感度和正确概率甚至要高于所谓的聪明人。

    涩泽龙彦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手:“你为什么说我不是人?”

    “如果是的话,你现在已经被我打死了。”五条悟依旧是用亲切的语气说着恐怖的话,“但是你连死人都不能算。”

    涩泽龙彦突然昏了过去。

    陀思席地而坐,叹气:“您真的比我想象中还有难以掌控。”

    既难以拉拢摆布,也有着无视阴谋的实力。而且高度自我,几乎听不进去旁人的话,只对自己抱有绝对的信任。

    五条悟对他指指点点:“你听听你这话,是向导该说的吗?”

    陀思决定尽快安抚住这尊大佛:“好吧……我会腾出时间来专门担任您的向导的,您现在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太宰治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是一个明明有着将世界化作棋局的才智,却对自我充满诅咒的人。”

    “听起来非常有趣。”

    似乎被新的事情吸引了注意力的某人跟陀思聊了很久,直到太阳下落才离开。

    陀思看着他自然地扛着涩泽龙彦离开,确信自己阻拦会再挨一顿打,所以眼睁睁地看着人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今天的我也很短,但我写出了全新的大纲,明天开始支棱(这是真的)

    感谢在2022-04-06 17:58:54~2022-04-08 14:55:3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诶嘿!:d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头人 29瓶;谢芜芜、参井 20瓶;洛奇 15瓶;哒哒哒大鹰、琰龄 10瓶;柒染 9瓶;莫随、逗你玩儿、舟山、兔子先生 5瓶;范范一號、采桑子 3瓶;芒果椰汁西米露、夜 2瓶;30472403、52591302、迷你小白熊、32969719、南迩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