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其他类型 > 陆少的隐婚罪妻南溪陆见深 > 第549章 向周晓婧提分手

第549章 向周晓婧提分手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小雄的故事   电车里的日日液液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我的美味儿媳   红尘之殇   极品好儿媳   美人录   极品儿媳妇   大秦唯一玩家   院长的儿媳   海贼之火龙咆哮   现代艳帝传奇之男儿巅峰   美利坚大亨   安茹的六十年代生活  

    周羡南睡着后,南溪给他盖好被子,然后走出去。

    另一边,顾莫寒回去的时候也几乎是东摇西摆的走着。

    走路的姿势都直接成了“s形”。

    可想而知,两人到底喝了多少酒。

    “莫寒,你去哪儿了?怎么醉成这样?”周晓婧上前扶住他。

    看见她的面容,顾莫寒红着眼睛,满眼愧疚:“对不起,晓婧,我对不起你。”

    “是我辜负了你,如果有来生,千万不要再碰到我,好吗?”

    周晓婧一边给他脱着鞋子,然后给他脱了身上的外套,又用湿毛巾擦了擦他的脸。

    看着她忙前忙后的,顾莫寒只觉得心里愧疚更深了。

    伸手,他一把抓住了周晓婧,出口的声音还染着浓浓的醉意:“晓婧,别忙乎了,我勉强睡一晚就行了。”

    “等明天,明天一醒,我……我就会离开这里。”

    听到这话,周晓婧几乎是当场愣在原地。

    “莫寒,你……你……?”

    然而,尝试了好几次,她都没法把一句话说完整。

    只有双眼无辜的眨着,泪水伤心的滴着。

    “对不起晓婧,我知道自己伤害了你,可就是因为这样,我们才不能让这个错误一直继续下去,没有爱的婚姻,是不会有幸福的。”

    “我们已经错了,现在应该及时止损才对。”

    听着他的话,周晓婧再也忍不住。

    她张着嘴唇,突然就大声的,用力的笑了起来。

    “顾莫寒,你个混蛋,什么及时止损,你就是移情别恋了,你出轨了,你不爱我了对吗?”

    “我就知道,我的感应都是对的,从你不愿意亲我,却抱着去亲那个女人的时候,你就变心了?”

    “顾莫寒,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是你的未婚妻,我还为你怀着孩子,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你告诉我,你爱上那个女人了,你喜欢上那个狐狸精了对吗?”

    顾莫寒痛苦的闭上双眸。

    此刻,他是心虚的,他不敢睁开眼睛去看周晓婧。

    “睁开眼啊,为什么不敢看我?顾莫寒,你太没有良心了,我们相爱几年,你却在几天的时间就爱上了别的女人,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残忍?”

    “你知道我有多伤心?我有多难过吗?”

    顾莫寒看着她,可此刻,他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

    所有的回应只有“对不起。”

    “晓婧,是我对不起你,你有什么补偿的要求都可以提,我一定尽量满足你。”

    “不。”

    周晓婧只是坚决的摇着头。

    “莫寒,你现在醉了,都说喝醉酒的人说话不能当真,我只当做你在说糊话。”

    “我不会和你分开的,我需要你,宝宝也需要你。”

    “而且一周后就是结婚的日子了,我会穿上婚纱做你最美的新娘。”

    说完,周晓婧捂着唇,不管不顾的跑了出去。

    顾莫寒揉了揉头痛欲裂的头。

    实在是太晕太昏了,所以他刚沾染上枕头就睡着了。

    醒来时,头自然是疼的。

    喝醉酒后的后遗症。

    这时,周晓婧穿着围裙,她笑得一脸温柔的从厨房里端着碗:“莫寒,你终于醒了,昨天喝太多了,你都喝断片儿了。”

    “现在肯定头疼吧,快把这个醒酒汤喝了,会舒服很多。”

    看着她一脸平静,浅笑嫣然的模样。

    顾莫寒有瞬间的失神。

    虽然头很疼,酒喝的也很多,可他的记忆力却还是在的。

    不算特别清楚,但一些重要的话他隐约还是有些印象的。

    他记得,他已经向晓婧提了分手,也说了要和她解除婚约。

    她当时非常抗拒,也很伤心,可现在看来,她一脸温柔的笑着,脸上更是洋溢着喜悦的笑容,一点儿也不像当时伤心至极的模样。

    怎么回事?

    是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吗?

    顾莫寒接过汤,整个人却一直陷在巨大的疑惑里。

    周晓婧却笑着提醒:“发什么呆呢?快点把醒酒汤喝了,要不然头还会一直疼很长时间。”

    仰头,喝完汤,他放下碗。

    早餐是清淡的,而且专门熬了一大碗清粥。

    他吃在肚子里暖暖的,觉得格外舒服。

    可他左想右想,都觉得昨晚发生的一切很真实。

    吃完饭,收拾碗筷时,顾莫寒再也忍不住了。

    “把碗筷给我,我去洗碗。”周晓婧说。

    “没事,我自己洗吧。”他说。

    周晓婧却开始伸手去拿他的碗,顾莫寒一把按住,同时开口:“晓婧,昨晚我说的那些话……”

    可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周晓婧打断了。

    她抬起头,一脸诧异的看向他:“啊,莫寒,昨晚?昨天你同我说话了?”

    “对啊,我昨晚说我们……”

    突然,周晓婧伸手放在他的额头上。

    然后笃定的开口:“我就说你昨天喝断片儿了,怎么睡了一晚今天还晕乎乎的,昨天你一回来就像一滩烂泥一样,我和爸妈三个人废了好大力气才把你弄到床上去的。”

    “你喝的太多了,刚到床上就睡着了,根本一句话都没来得及和我说,你是不是记忆出现偏差了?”

    她就那样眨着眼睛,显得格外真诚,一副笃定的开口。

    “晓婧,我没有开玩笑,我记得很清楚,我昨晚和你提了分开。”

    原以为听见这句话,周晓婧会失神或者愣住。

    可她就像听见一个笑话一样,只是微微一笑。

    然后接着道:“莫寒,你真的喝多了?你如果提了分开,我今天还会又是给你熬醒酒汤,又是给你做早餐的吗?那你肯定早就被我爸妈赶出去了。”

    “你看看你,酒喝多了产生后遗症了吧,以后可再也不能喝这么多了。”

    总之,不管顾莫寒说什么,周晓婧都能笑着,轻松化解。

    然后就是咬死了一句话:他昨晚喝醉了,意识出现了偏差。

    这时,手机响了。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却有种熟悉的感觉。

    “喂,是我,周羡南。我今天的飞机回去,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和你告个别。”

    一听这话,顾莫寒脑海里立马想起昨天喝酒时周羡南说的那句话。

    “你要是选择了周晓婧,我立马带南溪离开这里。”

    不,不行。

    他不能让周羡南带南溪离开这里。

    因为他已经做好决定了,他一定会和晓婧说清楚,然后取消婚约的。

    “你们在哪里?”

    他焦急的问着,整个人简直慌乱极了,犹如热锅上的蚂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