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武侠修真 > 仙道缘途 > 第9章 大镇

第9章 大镇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少年啊宾全文   我的美味儿媳   极品好儿媳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飘飘欲仙   极品儿媳妇   卢婷萧强   九流术士(Ⅰ,Ⅱ部)   重生最强女帝   我的好儿媳在厨房   我要做门阀   武侠之超级打脸系统   武神血脉  

    第二日,许江在阳光的照耀下醒来,感觉到浑身暖洋洋,这才发现太阳已经快要升到头顶正上方了。

    “原来睡了这么久”

    四周的鸟雀叽叽喳喳,微风轻拂而过,触碰到许江单薄的身体,他不禁感到一阵温和。

    许江站了起来,左手扶在大树的主干上,双眼微眯看向远方,不知道还要走多远才能走出这里。

    想罢,他轻松一跃,又来到另一棵大树之上,他摸了摸肚子,从布袋上取出一块烤得半熟的野猪肉便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待到太阳到达他头顶正上方时,许江才再次行动,从一棵大树跳到另一棵大树之上,整个过程极其流畅,完全不像是个新手能够做出来的。

    经过多年的训练,让他对这些基础的事物掌握得很好,所以即便是第一次在树上施展轻功,经过之前半日下来倒也迅速掌握了诀窍。

    又一日过去,许江饿了就吃之前准备好的半熟野猪肉,困了就在大树上歇息片刻,一路上除了晚上时间几乎都在赶路。

    这一日,他终于从这片森林走了出来,看到了久违的山头与寻常的陆地。

    前方白云飘飘,延绵不绝的山头包一个接一个,大树很少,几乎都是灌木丛生。

    让他有一丝失望的是,到了现在他都没有见到一个活人,尽管他习惯了孤独,但是那也只是在村里的“孤独”,到了外面,他倒是希望能看见个人了。

    他嘀咕了几句,便又继续朝着东方之地前行。

    终于在一日后,许江来了精神。

    他看到路上从北边出来了一行正在行走的马与马车,他看到马上大多都是身材彪悍的壮汉,马车上不知坐着什么人,让许多的人骑着马守在旁边,几乎将之围满了。

    这一行人一路上马蹄声嗒嗒嗒的响起,露出一股威慑之力。

    马上的人大多都神色凶恶,唯有几个穿着华丽的青年人有说有笑,他们腰间挂着宝剑与锦囊,驾着马指点笑闹。

    许江自然知道这些人可能是从某个名门望府出来的,坐在马车上的人的地位定然不普通。

    许江刚看到从北边来的人马,整个人如木杆伫立,站在一旁,他考虑到刀鞘惹眼,就早早将刀鞘收进黄色布袋后。

    许江神色平静,略带好奇地观察,对他来说,这样的观察可以让他更好了解这个未知世界,了解未知的事情与人。

    那些人马从北边来,似乎也要跟他一样向东边去。

    在路过一个岔路口时,那几个腰间带宝剑的青年人将马头掉向东边,后方的人马也跟着一起转向。

    他们的目的地确实是去往东方。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长相算得上俊朗的青年人回头望见了不远处穿着简朴的许江,顿时一脸厌恶:“晦气,哪来的穷山刁民,真是晦气”

    说罢,那青年人向许江的方向吐了一口水,便不再回头观望。

    前方的几个青年人被这声音吸引了注意,皆纷纷回头观望一眼,然后便是一阵讥讽笑谈。

    “哪来的贱民,看他那样子,应该是被我们这阵势吓傻住了吧”

    “哈哈,想来我们兄弟几个,个个都是珠光宝玉,在乡下刁民的眼中自然是见了大世面,老二你看,那贱民的样子,可真够好笑”

    “也是,你看他一动不动,像,像一只王八。”

    “哈哈哈”

    许江看在眼中,自然将他们的话语都听到了。

    此刻他怔了一下,看向自己的衣服若有所思。

    “何为贱民心中之贱才为贱衣服能代表我为贱民吗可笑”许江内心冷哼,他知晓其中事理,自然没有太过计较。

    在那些青年人嘲讽的时候,马车上的黑色帘布不知何时被轻轻拉开了,从中露出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的头。

    这个男子额头上有一条不大不小的疤痕,估摸有一寸多长,看这痕迹,显然是早年被人砍出来的,但其相貌依旧英气,当配上一道疤后就增添了些许戾气。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许江,黑色眼珠子转了一圈,突兀地一想,于是便有了打算。

    他看这年轻人似乎是刚从某个村子出来,觉得有便宜可赚,便勒令马车停下,向后面的许江喊到:“小兄弟,本家缺个杂人,你可否愿意来此做点杂事”

    这话一出,前面那几个青年人可不乐意了,纷纷嘈杂起来,有个甚至说道:“爹,你看这人穿着破旧,一看就是从某个穷山出来的,召他来,这这不是侮辱自家吗”

    中年人闻言,冰冷的双目瞪了他一眼后,青年男子

    立即畏惧不敢多言,前方的其余几个青年也都纷纷闭嘴,一扫狂妄之气。

    很快中年男子神色一转,看向许江又道:“小兄弟莫见笑了,我这几个儿子就这嘴脾气,看你应该是刚从山里出来吧,本家缺个打杂的,你来了的话也好熟悉熟悉镇上。”

    这话语很有诱惑力,如果对一个刚从村里出来的普通人来说,说不定就会立马答应下去了,毕竟人生地不熟的,有活白白送来到面前,一般涉世不深的年轻村民还觉得不要白不要呢

    可他们遇到的却是许江,与寻常年轻人大为不同,这点伎俩在他看来,无疑就是看他从村里刚出来的,觉得自己上乡下人涉世不深,有些好处可赚。

    所以此刻这般热情,这人一定对他另有所图,故此才如此做作,不过这实际上对他无效。

    但许江还是略有心思,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他倒不是自愿上钩,而是想要真正了解外面的事情,至于对方若是对他不公平,以他的武功底子,大不了跑了就是,反正这天大地大,也没几个人认识他

    所以他这才点点头,并露出一脸好似喜悦般的表情。

    中年男子见状,哈哈一笑道:“那好,小兄弟,你跟着后面的大汉坐马吧,你们都听好,不许欺压这位小兄弟。”

    最后这一句话中,中年男子语气明显加重,露出一股威严来。

    许江闻言,很快就满脸喜悦地来到一个虬髯大汉旁。

    他眨了眨带有神采的眼睛,与大汉对视了一会。

    大汉之前发现此子神色似有坚毅冰冷,但此刻又满脸喜悦,对自己仿佛没有多少畏惧,随后才点点头说道:“你这小兄弟不错,要是常人看到我定然吓得腿抖不止,上来吧”

    说罢,大汉左手搭在许江的手臂上,脸色露出一丝奇异,内心嘀咕道:“没想到这乡下人手臂竟然这么结实,比寻常的年轻人还要有韧性,难道此人曾练过架子不成”

    不过他倒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沉吟一声,将许江猛地提起来放到马后。

    许江没什么表示,虽然这大汉力气大的很,从根本上来说比他大了不少,但是却没有伤到他一点,只是大汉捏他肩膀时微痛,松手时便无碍。

    就这样,一行人马中多了个许江。

    要说这里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那几个青年人咬牙切齿的表情。

    “这个贱民,老大,老二,老三,你们打算怎么做”最后面的青年人眼中寒光一闪。

    “还能怎么做,父亲选的人,你我岂能动”老三轻叱,盯向后面的老四。

    “也不是不能动,略施加惩罚,父亲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要知道父亲平时可不会为了这样的人出面,肯定另有所图”

    这时候,老大冷不丁地开口,迅速扫视了后方的三人一眼,眼中却是带着邪光。

    “那这样说,那个贱民,应是要遭殃不成那我们不用动他,他的生死也难以预料了。”

    “嘿,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要好好享受折磨他,略微给点惩罚,父亲也不会怪罪我们的”

    “那是,我们可是他的亲子,难不成会为了一个外人,跟亲子不愉快不成”

    “也是哈哈哈”

    那四个青年人嘿嘿直笑,一番低声细语后便大笑起来,惊走了附近的一群栖息在树枝上的野鸟。

    许江却对此视而不见,他倒是在回想以往的欢乐时光,看着天上斑斓的星辰,就感觉回到了过往

    两日后,他们终于在颠簸的路上来到了一个人山人海的大镇,这个大镇一共有两条大路,一条是进,一条是出。

    而这两条路是分开来的,被两边的房屋等隔开,若说这像什么,只能形象地说像是五根线条,其中第二和第四根线条就是这大路了,而剩下的三根线条则代表人们的房屋,并列而建在大镇上。

    一层层用青砖瓷瓦建成的楼房整齐有序,优雅不俗,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从大镇外往里看去就可以发现彩楼座座,延伸至远方,路上雕栏玉彻,风景别具一格。

    这大镇的周围自然也附带着不大不小的村落,可以说这些村子是穷人居住之地,远不如大镇上三条井然有序的主建筑可比。

    但这些村落,却远远比许江之前居住的村庄富裕,更有有希望。

    一开始,人马还需要经过大镇上门口的护卫检查,然后才能继续通行,不过当他们看到中年男子这队人马后,却恭敬地让路,显然这户人家在此地有不小的威望与根脚。

    许江坐在马背上,待进到大镇后,便被这繁华闹市给惊讶到了,所谓的车水马龙,人山人海,许江可算是见识到了。

    不过许江只是眼前一亮,很快就平复了心情,面色再次变得冰冷起来。

    他看到四周叫卖的人群,闻着一家家客店散发出来的美食香味,不禁摸了

    摸肚子,咽了一口水,这两日以来,他身上的半熟野猪肉已经被他吃光了,今天恰巧没有了吃的食物,所以此刻肚子空荡荡。

    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不多时,他的眼前又是一亮,偶然间就看到一个个奇特的木制玩具,每一个都栩栩如生,有的像牛,有的像鸟鹰,也有的竟然是一个个精致的小木人在木桌上行走,各具特色,飞的,走的,游的,似乎这天上地下的生灵,都能给这木头制造出来。

    “看起来很有趣。”

    许江咧开嘴巴,好奇地看着这些奇特的木制玩具,不过很快,他看到了一个书店,眼睛不由得再次一亮。

    坐在马背上,他转头向着一个书店望去,突然间就看到了一本白纸书,在风的吹动之下轻轻翻动了一页,而在那张纸书上,许江看到了那里画着一个拿着剑的小人,似乎是悬在空中,因为在小人的周围旁边有一些被几笔勾勒的云朵环绕着,并且伴有笔墨对风的勾勒,看起来仿若言简意赅。

    并且底下还写着醒目的两个大字,“飞天”。

    于是许江便摸了摸下巴,心里不禁思索道:“飞天难道真的有人可以飞吗”

    “轻功难道轻功的下一层境界就是飞天吗可是没有借力点”许江想了又想,再次摇摇头。

    “难不成是我不认识的顶级武功或者是传闻中的神仙之术可是这神仙,不是虚无缥缈,无从考证的吗怎么会存在呢”

    许江眼睛像是放星光,对这飞天大感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