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网游竞技 > 我的治愈系游戏 > 第689章 阶段九

第689章 阶段九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乡野欲潮:绝色村嫂的泛滥春情   少年啊宾全文   我的美味儿媳   极品好儿媳   少龙外传(少年龙剑飞)   飘飘欲仙   极品儿媳妇   卢婷萧强   九流术士(Ⅰ,Ⅱ部)   重生最强女帝   我的好儿媳在厨房   我要做门阀   武侠之超级打脸系统   武神血脉  

    从鬼怪视角拍摄的死亡录像,却触动了韩非的内心。

    他看到了家人们眼中的自己,那个早已被忘记的自己。

    有些感动、有些尴尬、有些开心,还感到了些许的幸福,而这些情绪都是他之前从未拥有过的。

    躺在纸人的双腿上,韩非的意识在诅咒包裹下进入脑海,那巨大的彩色蝴蝶在脑海当中掀起风暴,为了把迷宫地图带出,它恨不得撕碎韩非的大脑,毁掉脑海中的一切。

    噩梦需要用一个人过去的记忆和绝望来编织,“梦”旳化身在被诅咒逼入绝境后,带着所有怒火撞向记忆屏障上最大的那道裂痕。

    那一瞬间的疼痛让韩非感觉自己的脑袋好像被生生撕裂,印象中这样的痛苦也曾有过,在很早以前,有人打开了他的头颅,将某个东西放入其中。

    烙印着迷宫纹身的蝴蝶是梦最看重的化身之一,它庞大的体型浸染着整座城市的色彩,每次扇动都会掉落无数梦尘,在脑海中掀起风暴。

    而作为这具身体的主人,韩非对蝴蝶的入侵没有任何反抗,他要把那最邪恶危险的反派当做自己手里的手术刀,剖开命运给他的枷锁。

    “这次我应该能想起他们了吧?”

    。无路可逃的巨大蝴蝶,带着身上的迷宫纹身,钻进了记忆屏障当中。

    韩非不仅没有阻拦,还让血色纸人将各种各样关于记忆的诅咒打入脑海,他让那些最恶毒恐怖的诅咒跟随蝴蝶一起,进入一个人最宝贵的意识深处。

    那触及灵魂根本的地方,藏着所有的过去和感受,是一个人之所以成为独特自我的基础。但韩非却敢毫不犹豫的灌入诅咒,决绝,狠辣,这也是对血色纸人的无条件信任。

    意识看不到记忆屏障后面的场景,韩非只知道那屏障上的裂痕越来越大,流着血的绝望不断渗出,硬是把脑海染成了红色。

    越来越多的记忆碎片也顺着绝望的血液流出,韩非看到了很多自己以前生活的片段。

    “我到底经历过什么?”

    。遭遇厉鬼和怪物的频率比每天吃饭的次数都多,午夜零点过后,不是在逃命,就是在逃命的路上,那人生经历连鬼片都不敢这么去拍,怕把鬼给累死。

    断断续续的片段让韩非回忆起了很多东西,他脑海深处好像有四类不同的记忆。

    一类记忆来自麻木内向的白天,一类来自刺激惊悚的黑夜,一类来自代入他人的过去,最后一类则完全是血红色的迷。

    “白天的我内向自卑,晚上的我疯狂到自己都害怕,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

    蝴蝶擅长玩弄人心,天赋就是编织一个人的绝望和记忆,为了从韩非脑海里逃脱,它冒着自己魂飞魄散的风险,把韩非记忆屏障后面最绝望、最痛苦的记忆聚集在了一起。

    它的本意是想要让所有绝望痛苦爆发,彻底毁掉韩非这个人,让他成为一个永远沉沦在绝望当中人偶,可它不知道韩非等待的也正是这一刻。

    那些最不愿被提及的记忆如同大火一般在脑海中燃烧,所有痛苦的过去都化为火焰,烧灼着韩非的灵魂,把他的意志扔入火海。

    每一根神经都被疼痛牵动,韩非的意识好像暴风雨中的孤舟,绝望和痛苦不断冲击着他。

    在他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那七位鬼留下的录像带给他一种力量。

    亲情、关怀、友谊、陪伴,这些他脑海里根本没有的情绪,随着视频画面在脑中浮现,原来他并不孤独,在最深的绝望里,也有人愿意陪着他,不离不弃。

    闭上的眼睛开始颤抖,韩非感觉血色纸人在轻轻抚摸自己的头,视频中的七个鬼怪满怀担心的看着他。

    快要被撕裂的灵魂得到了继续坚持下去的力量,那种暖暖的情绪,有些人把它叫做期待,也有些人把它叫做希望。

    “我不会就此消失!我的存在拥有自己的意义!不管这座城市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至少在这一刻,这座城市当中有人在牵挂着我,就算是为了那些思念我的人,我也不会选择放弃!”

    韩非的头颅快要被撕裂,但他的灵魂却在发出怒吼,他从未像现在这样肯定自己的心意。

    “我有自己的家人,有自己的朋友,有自己爱着的人,是他们把我变成了这個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我!”

    无数记忆被绝望碾碎,在血红的记忆海洋之下,是一座完全被封锁起来的血色孤儿院!

    蝴蝶将韩非脑海里所有的负面东西集中在一起,可它依旧无法撼动那记忆屏障背后的孤儿院,走投无路的它,最终选择最大限度刺激韩非,将所有负面的情绪放大之后,去冲撞那血海深处的孤儿院。

    蝴蝶已经看透了,韩非记忆的根基就是那座孤儿院,只有毁了那里,才算是真正意义上毁掉了韩非。

    大门上的锈迹开始脱落,蝴蝶不顾一切扇动翅膀掀起负面记忆的风暴,它把韩非在黑夜里的所有经历砸向孤儿院。

    一直紧闭的孤儿院大门,在这一刻被打开了!

    丧钟响起,血色洪流从孤儿院中涌出,三十一个孩子的笑声同时出现。

    蝴蝶振翅想要逃脱,但一切都已经晚了。

    韩非的记忆深处是一片血海,蝴蝶一直以为那孤儿院是藏在血海当中,可真实情况是那孤儿院里藏着一片血海和无尽的血债,是它染红了韩非的脑海!

    原本关在血色孤儿院里的人已经不见了,他曾经站立的位置,残留着一只蝴蝶翅膀的碎屑。

    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那只巨大的蝴蝶真的害怕了,能够阅读别人记忆的它,看到了那只蝴蝶别碾死的全过程。

    而原本应该被关在血色孤儿院当中的疯子,也正是因为碾死那只蝴蝶,才在韩非不断的死亡和昏迷当中,找到了一条离开的路。

    他的大部分人格还藏在血色孤儿院某处,但他的有一小部分意识已经从孤儿院中逃出。

    充满血腥和杀戮的记忆淹没了蝴蝶,巨大的血色浪潮撞击着记忆的屏障。

    孤儿院里的血海被释放,封锁韩非记忆的屏障摇摇欲坠,大量记忆碎片顺着缝隙流出。

    孩子们的笑声在脑海中响起,韩非看到了三十一张孩子的脸,看到了他们曾经遭受的非人待遇,而那三十一个孩子仅仅只是冰山一角,他们每一个都是从更多无辜的孩子当中选出来的。

    数量太多了,其中大部分孩子都倒在了无休止的痛苦当中,只有一个孩子,靠着能够自我治愈的特殊人格走到了最后。

    曾经被判断没有任何攻击倾向的人格,在试验的最后一个夜晚,于绝望中拿起了刀,他在彻底疯掉之前,亲手帮助所有的孩子结束了痛苦和绝望。

    血色的夜晚笼罩了一切,被诅咒保护在中央的韩非看着脑海深处的记忆碎片,他正在以这种形式接纳自己的过去。

    两个被分割开的人格,在记忆被彻底清除之后的这一天,开始重新吞食对方,都想要成为真正的自己。

    “哪个是我?哪个才是真正的我!”

    孤儿院里涌出血色记忆淹没了一切,覆盖了韩非原本的经历,也把那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碾碎。

    如梦如幻的翅膀化为泡影,巨大的乐园迷宫纹身散落在了韩非的脑海当中,而那迷宫地图纹身最核心的位置,恰巧是在韩非脑海的最深处。

    那个连意识也无法触碰到的地方,好像隐藏着一个黑色的盒子,没人知道它为什么会在那里,也没有人知道盒子中到底装着什么,但它好像就是迷宫的答案。

    “韩非!韩非!”

    一声声呼唤在耳边响起,很快又被孩子们的笑声掩盖,韩非竭力支撑着自己的意识,不让自己融于血海当中,他十分努力的去分辨那些挽留他的声音,好像一个无比倔强的孩子,要在风暴中拿回一颗颗明亮的珍珠。

    他的人生曾是一片血色,但现在有人成为了他的牵挂和不舍。

    “韩非!我记得你!你和我们一样都是玩家!”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不间断的在耳边响起:“醒一醒!F暂时被拖住了,蔷薇让我偷偷告诉你,这只是一个游戏!我们是在《完美人生》当中!你是最优秀的演员,你的名字叫做韩非!”

    对方把韩非在现实里的记忆勾连了起来,封锁记忆的屏障上所有裂痕连接在了一起,随着破裂声,韩非感觉脑海中的大锁被打开,汹涌的学潮挟裹着韩非的大部分记忆冲过记忆屏障,淹没了韩非的脑海!

    “编号0000玩家请注意!你已成功达到阶段九!仅剩下最后一个阶段!”

    迷宫最深处,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黑盒附近传出,但此时韩非已经没有精力去关注那些了。

    他的意识在血海中浮沉,无数的记忆碎片涌入脑海,其中有一部分是他的,还有一部分他一点印象都没有,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那孤儿院中逃出的人,将他的一部分记忆也带了出去!

    “我看到了,他就是我,那个拥有了治愈系人格的我。”

    治愈系人格可以治愈其他所有的人格,唯独无法将自己彻底治愈。

    记忆中的闪光点护住了韩非的意识,除了绝望和痛苦外,他的脑海中还有太多的感动和喜悦,正是那些东西支撑着他,让他永远怀揣希望,永远向前。

    “原来他一直独自呆在血海当中……”

    韩非和从孤儿院里逃出的那个人不同,不管血海有多么汹涌,他记忆中的美好永远都保护着他,直到他适应了一切。

    “原来我早已不再是孤身一人……”

    诅咒将韩非的意志向外拖拽,在意识离开脑海的时候,韩非睁开了双眼。

    他满是血色的眼眸中沉浸着疯狂,不过这种疯狂和狂笑的歇斯底里不同,它安静、炽热、充满了不屈,仿佛凛冬中的熔炉,在天寒地冻的冰窟里迸溅出滚烫的铁水。

    “我想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