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天妃策之嫡后难养 > 第736章 陈情,倚仗(二更)

第736章 陈情,倚仗(二更)

推荐阅读: 小雄的故事   万界神主   强制发情(abo)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少年啊宾全文   失控(双性)   医生帮帮我   我在超神学院捡属性   假天师活半仙   九州志-狮牙之卷(全集)   红尘之殇   妖孽修真弃少   柯南之明星检察长   帝阙宠嫡女荣华   玄幻之十万岁老祖  

    武昙的目光闪了闪,略有迟疑。

    她觉得萧昀今天心绪不稳,应该不会那么快反应过来就想到让人去盯她的。

    现在他会这么及时的派了人来此处拦截自己……

    情况有些不对。

    雷鸣也很戒备,毕竟这次的事就是个现成的引子,萧昀若是要拿这当做攻击萧樾的把柄,完全是有可行性的,现在武昙已经拿到了绝大部分的证据可以证明萧樾的清白了,萧昀却来截她,别是真的起了歹心吧。

    雷鸣不动声色的上前一步,低声道:“王妃……”

    邢磊现在大概也清楚萧昀对武昙的心思和态度,所以他也不想明着和武昙过不去,见状就耐着性子解释:“京兆府尹胡大人进宫奏禀了几件案情,陛下请王妃过去说两句话。”

    他这么一说,武昙就大概有数了。

    萧昀应该确实没还分出精神来盯她,但她绑走的那几个人却成了轰动京城的大案子,胡天明只要进宫来一说,萧昀就能猜到是她做的。

    “也好!”她抬手隔着袖子挡开雷鸣,回头吩咐道:“那就直接把宫外候着的人都提来吧,本宫先去面见陛下。”

    “是!”蓝釉答应一声,还很是不放心的又看了邢磊一眼这才转身又出了宫门,不多时就让宫门的守卫帮忙,把留在外面的蓝氏几个都带了进来。

    邢磊一看见这几个人,眸色就不由的微微一深。

    说实话,作为一个大男人,他其实一直挺看不上武昙这种恃宠而骄又有点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的,觉得她太不安分又太放肆了,更重要的是居然还影响蛊惑了萧昀……

    但是现在萧樾被关在刑部大牢,邢磊这边也清楚的知道武昙去探监却被挡在门外的消息,现在她身边没有丝毫萧樾的影响力,她却居然在短短半天的时间之内把和事情相关联的人几乎一网打尽的全部拿来了,这个女人的决断能力和行动力居然是比绝大多数的男子都更强的。

    邢磊暗中微微倒吸一口气,同时也对这位晟王妃更加戒备忌惮了几分,拱了拱手道:“王妃请。”

    武昙坐上轿子往御书房去,路上又开始闭目养神。

    姜太后的死,怎么都要给萧昀个明白的交代的,所以这一连串事情的真相是不可能绕开萧昀的,她一开始之所以想要先去见周太后——

    只是因为她信不过萧昀,她知道他将萧樾视为眼中钉,所以就不得不小人之心的防着一点,万一萧昀真的存了趁火打劫的心思,她直接把人证物证带着去见他,他是可以全部抹掉甚至更改的,最终硬是把事情还扣在萧樾头上也不无可能。但如果她是先去见的周太后,从周太后面前先过了一手,然后由周太后出面去找萧昀,那一切就更多了一重保障。

    当然,这个想法多少是有点自私的,没有顾及周太后的心情,让她直面周家人最阴暗的一面,甚至要让她去在亲族和亲儿子面前做出个选择……

    可人性却本就天生带着自私的一面,周太后是迟早要面对这些的,而她武昙,自然是怎么对萧樾有利,怎么对她自己成算最大她就会选择怎么做了。

    现在萧昀半路截胡拦住了她,她也无所谓,先过萧昀的手,好歹是对周太后不那么直接那么残忍了,就当凡事都难两全吧。

    路上她将整件事的经过和已经拿在手里的人证物证又都在脑子里整合了一遍,等到在御书房外下轿的时候思路已经完全清明。

    站在门口台阶上的陶任之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躬身行礼:“请王妃稍后,老奴进去替您通禀一声。”

    “有劳大总管了。”武昙微微颔首。

    陶任之开门进去了之后,她又转头问邢磊:“京兆府尹是为了这几个人来的不是?本宫可以直接带他们一起进去面圣吗?”

    这件事总归是要个水落石出的,邢磊紧绷着唇角冷然不语。

    武昙就当他是默许。

    片刻之后,陶任之又疾步从殿内走了出来:“王妃,陛下宣召您进去。”

    “好!”武昙点点头。

    蓝氏那几个人一开始都是被绑上马车带到宫门外的,后来因为邢磊亲自出现传了萧昀口谕,蓝釉带他们进来之前就给松绑了。

    蓝氏,徐太医的夫人陈氏,还有一个七岁一个四岁的俩孩子,年纪稍微大一点的男孩子还好,只是眼神有些怯怯的不时打量四下肃立的侍卫,四岁的小女孩儿则是紧紧抱着母亲的大腿,把脸在她身边藏起来。

    “全都跟本宫一起进来。”她挥挥手,率先走上了台阶。

    蓝釉从旁跟随,把之前收在袖子里的一打供词全部拿出来双手捧着,雷鸣则是抱着个箱子。

    武昙带着他们走进去殿内,殿内已经灯火通明,萧昀手撑着额头坐在案后,脸色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忽明忽暗,看上去很是沉郁。

    胡天明则是眉眼低垂,神情拘谨的立在下头。

    看见武昙进来,他立刻整肃了神情转身。

    武昙先冲上面坐着的萧昀屈膝福了福:“臣妇武氏,见过陛下。”

    萧昀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面色不善。

    胡天明才也拱手给武昙行礼:“见过晟王妃。”

    “胡大人好。”武昙略略颔首,胡天明当然看她进殿面圣身后还浩浩荡荡跟了一串人时就已经忍不住暗中瞄了好几眼了,他以前没和徐太医家里打过交道,也和万家没有来往,一眼没认出那几个人,正盯着狐疑的打量,武昙已经径自开口:“胡大人是因为京中几户人家有人遗失的案子进宫的不是?”

    她侧身,让出身后的视线,然后努努嘴:“万门蓝氏,徐门陈氏以及一双子女,另外忠勇侯府的世子爷林戈阳此时已经自行归家去了。所有人的下落都已明了,您的案子也可以结了,这里本宫还有别的要事得和陛下单独谈,还请胡大人回避,行个方便?”

    胡天明上回见她还是在京兆府衙门的公堂上,那时候她还是武家的姑娘,为了武青林的案子据理力争,十分犀利,而现在她已经是华服加身的晟王正妃了,那股子机灵劲儿还在,全身上下却又增加了一种更加稳健又游刃有余的气势,的确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

    胡天明心中感慨,面上表情却很严肃,并不敢轻易应她,只是回头去看萧昀。

    萧昀只是盯着这边下面的一群人,目光阴沉沉的,并不置可否。

    胡天明不敢妄动,武昙却不管的,直接再催促:“衙门不是还有人在催促等着结案吗?天都黑了,胡大人早点回去忙完也好早点归家休息,陛下是会体谅的。”

    胡天明再看萧昀,萧昀还是没个态度,但他虽然没有答应什么却更没有当场驳斥武昙的无礼……

    这样一来,胡天明心里就有谱了,躬身拱手:“微臣告退。”

    他试探着往门外退去,见萧昀没拦,这才暗暗的舒一口气,转身走了。

    武昙等着殿门在身后重新关上了,才又走上前来两步。

    萧昀的脾气也在这一瞬间彻底爆发,手一扫将桌面上的茶盏和文房四宝全部砸了出去,目光阴恻恻的盯着她的脸,咬牙切齿的质问:“在朕的眼皮子底下如此这般乖张的行事,武昙……你的倚仗究竟是什么?你真以为朕不会追究你吗?”

    一开始他还在压抑情绪,可今天他的心情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糟糕的一天,说到后半句话的时候就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咆哮。

    蓝釉和雷鸣都微微垂下眼睑,蓝氏那些人则是两股战战,直接伏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只有武昙站得笔直的与萧昀面对面。

    萧昀问她倚仗的是什么,这是有深意的,武昙明白,蓝釉和雷鸣多少也能听得懂,但蓝氏那些人就只当他是在指责晟王夫妻仗着晟王以前的军功太嚣张狂妄了。

    武昙抬了抬手示意,蓝釉赶忙快走上前把手里的一叠供词递给她。

    武昙走上前去把东西摆在萧昀案上,表情冷漠又平静:“太后娘娘蒙冤身死,陛下心中哀恸,臣妇能够理解,但是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臣妇今日的行事确实多有偏颇不妥之处,但是看在臣妇已经查明了谋害太后娘娘一事的真相的份上,想来陛下也能宽容一二。”

    萧昀始终没看那些供词,只是目光死死的定格在她脸上。

    他腮边的肌肉紧绷,眼神锐利到几乎是恨不能将她的皮肉刺穿。

    他当然知道武昙说的都是鬼话连篇,她才不会为了替姜太后查找真凶就这样积极的行事,她做这些,就只是为了替萧樾洗刷冤屈,救萧樾出来。

    萧昀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尽力了,他拼尽全力说服自己放弃了对她的妄想,可是却在他忍痛刚想要振作起来的时候,他母后又突然横……

    这就像是老天跟他开的一个玩笑,一夕之间,他突然两手空空,变成了一无所有的孤家寡人。

    他突然有点迷茫和彷徨,之前他的那些隐忍和大度究竟都有什么用?

    他看着武昙,尤其是想到她为了维护萧樾而四处奔忙的那个场景,突然之间嫉妒恼怒的眼睛都红了,那张脸上的神情看上去十分的恐怖骇人。

    蓝釉从旁看得暗暗心惊,忍不住的去偷瞄武昙。

    武昙却对这一切视而不见,不管萧昀看不看,她都有条不紊的将那些供状一份一份的展开来解释给他听:“这整件事的经过大概至少要从半月之前说起,陛下招待南梁使臣的接风宴当日,有人利用德阳公主及其身边的婢女拂晓生事,引起太后娘娘对臣妇的不满,并且挑拨太后娘娘偏激行事,引臣妇与之起了冲突,当然,这件事上,德阳和拂晓均已亡故,是无从考证的了,但毋庸置疑的一点是,陛下心中之所以坚信臣妇和太后娘娘之间嫌隙已深就是因为那次的事。”

    “然后我们来说今天太后遇刺一事的具体始末。”她先将和徐太医有关的那份供词翻出来,“陛下您的外曾祖母定国公府的老夫人在寿康宫亲口承认她今天一早有去寿康宫见过太后娘娘,并且臣妇已经叫人打听过了,她去寿康宫是打着劝和太后娘娘一定要去给太皇太后拜寿并且参加今日寿宴的幌子,因为她身份特殊,很得太后娘娘的信任和尊重,所以成功说服太后屏退左右,当时是两人关起殿门单独密谈的,至于她是用了怎样的说辞劝的太后娘娘,现在娘娘已经不在,真相大概就只有她个人最清楚了,但总归是经她一劝,太后娘娘真的就带病出行了。并且好巧不巧,今日来给太后娘娘请平安脉的徐太医刚好因故耽误了个把时辰,去寿康宫去得晚了,遇上太后娘娘要出门,便带了他一道离开。与此同时,臣妇一大早去了长宁宫伴驾,并且在那期间有人在臣妇的饮食里动了手脚,大概有人料准了臣妇这样的性子不可能在长宁宫一坐整个上午,中途必定是要找借口离开的,所以……”

    她将第二份蓝氏的供词拿到最上面:“当时包括这位万夫人蓝氏在内的一行人就提前等在了从长宁宫去往御花园的必经之路上,因为臣妇提前服食了不干净的东西,这个季节御花园里又遍植百合花,臣妇闻了花香之后就中招晕倒。”

    说着,她又抽出第三份供词,是林戈阳走前留下来的:“而在这之前,忠勇侯夫妻因为得了您外曾祖母的嘱托,为了宽慰陛下的心情,就特意嘱咐自家儿子今日进宫要邀您一起骑射,于是您和南梁太孙以及我家王爷这一行人就已经出宫散心去了,这就导致臣妇出事之后,身边婢女想去求援却一时寻不见我家王爷了。同时臣妇的婢女也慌了神,一边托付了刚好在场的永信侯夫人帮忙去请太医,礼部左侍郎童家的夫人帮忙去长宁宫禀报太皇太后,而有意思的是前去长宁宫的童夫人却在长宁宫门外被您外曾祖母的贴身仆妇邢嬷嬷给拦下了,借故会帮忙传递消息为由打发走了,当然,最后这个消息她并没有禀报给太皇太后知道,也就导致了太皇太后也并没能赶过去。但偏偏……永信侯夫人的婢女在去请太医的路上就遇到了掐算好时间路过的太后娘娘及徐太医,并顺利把人请了过去。”

    萧昀的心里很乱,今天本来是没时间研习案情的,可是听她说到这里,却忍不住被吸引了注意力,慢慢将视线移到了她指下的供词上,眉头紧蹙。

    武昙并不受影响,借着往下说:“永信侯夫人和童夫人都只是热心肠,临时起意想帮忙的,她二位臣妇已经亲自登门拜访过,事情的经过都是她们亲口承认的,因为她们并非被人收买或者是提前安排下来的棋子,臣妇也不好随便将他们做犯人传唤,陛下可以派人再过去亲自确认,是否确有其事。而我们再回到正题上就是……早在半月之前臣妇和太后娘娘之间就有了嫌隙,当时臣妇昏迷不醒,太后娘娘又带着心腹的太医赶到,臣妇的婢女青瓷护主心切,不放心将臣妇直接交给徐太医诊治,坚持之下很容易就触怒了太后。那时候,因为我家王爷和陛下被调虎离山,太皇太后又被算准了时间去到长宁宫的您的外曾祖母绊住了,都没能出现,自然也无其他人敢于劝架,事情愈演愈烈,最后就导致太后娘娘彻底被激怒,并且要当场打杀青瓷。”

    她招招手,雷鸣把手里抱着的小箱子拿过去也放在了御案上。

    武昙打开盖子,里面除了下层几乎放满了的金子之外,上面还有一个散发着浓郁香味的荷包。

    萧昀闻到了那个味道之后,眉头就皱得更紧。

    武昙将荷包拿在手里,回头指了指伏在地上的蓝氏:“从臣妇中招晕倒之后,这位万夫人蓝氏就一直带着这个荷包紧随左右,东西是我府上懂医术的燕北赶过去之后从她身上顺下来的,当时就因为她在场,就导致臣妇晕眩的症状始终无法解除,这样自然也拦不住太后娘娘的怒气和施为,才会使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太后娘娘将青瓷拖出去准备打杀时,又是周老夫人,您的外曾祖母‘刚好’路过,并且以今日是太皇太后寿辰,不宜‘公然’打杀奴才为借口劝说,于是太后娘娘退而求其次,就将青瓷绑回去万寿宫准备动私刑。这些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的,即便我没有带着人证过来,陛下稍后都可以自行查证。”

    蓝氏这时候已经吓得快晕了,一声不敢吭,就使劲以额触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萧昀把武昙手里的荷包拿过去,死死的攥在掌中,脸色无比阴沉。

    “太后要处置青瓷时,有人托宫人递了纸条过去,陛下和其他人会以为是臣妇所为,无可厚非,可您的外曾祖母今天一早也有私底下接触过太后娘娘,还说了悄悄话,万一是她留了什么饵,并借故再递消息过去约见,太后娘娘也会答应吧?”武昙将那箱金子转过去,让他看清楚:“臣妇的晕眩症状是燕北赶过去施针放血之后治好的,并且道明了病因,可是比他先一步给臣妇诊脉的徐太医却刻意遮掩,只说臣妇是因为虚火旺盛身体不好才晕倒的,可是就在他给臣妇诊治完回太医院之后不久却又离奇‘意外’身亡了,而这些金锭子是在他家的书房暗格里翻出来的,他妻小并不知情。臣妇也着人去查证过,这东西约莫是九天以前,那天他受邀去定国公府替您外曾祖母看诊出来的时候带出来的,当时就是这个箱子,他的车夫可作证,当然,除了他自己和您的外曾祖母,没人看过箱子里的东西究竟是什么。而至于她收买蓝氏时拿出来的说辞和许给的好处,蓝氏的亲笔画押的供状中都有详述,陛下您自可细看。”

    “如果只是其中一两个环节的巧合,臣妇也不敢妄加揣测,可现在人证物证齐全,桩桩件件都和您的外曾祖母周老夫人脱不开关系,陛下难道不觉得谋害太后一事上她的嫌疑远比我家王爷更大吗?”武昙一口气把事情的经过全部说完,就退开了。

    因为周老夫人的浮出水面实在是太过突然和意外了,萧昀似乎一时很难接受,他手里抓着那个荷包,面孔紧绷,眼神晦暗,半天没有任何的反应。

    陶任之其实是在武昙刚开始陈情之后不久就已经推门走进来了,只不过不好打断武昙的话,就一直等在旁边,这时候心里自然也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平复了好一会儿的心绪才低声禀报:“陛下,忠勇侯夫妇携世子在殿外请求面圣,说是为请罪而来,似是有什么重大隐情需要对陛下面陈。”

    萧昀的思绪被打断,缓缓的抬起眼睛来。

    他谁都没看,只盯着武昙,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道:“把他们都带下去,朕有话要单独和晟王妃说。”

    他的样子看上去过分冷静了,总叫人觉得很不对劲。

    “王妃……”蓝釉担忧的往前凑了一步,武昙冲她隐晦的摇了摇头,她就没再说什么,和其他人一起跟着陶任之退下了。

    此时的长宁宫内,周老夫人,周元升和常氏也跪在了周太后的面前。

    可是请安之后,周太后却居然没有叫起赐座,这让周元升夫妻俩都很是疑惑和惊慌了起来。

    ------题外话------

    戳一下有保底月票的宝宝,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