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武侠修真 > 仙道缘途 > 第8章 离乡

第8章 离乡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染指之后【校园1v1】   少年啊宾全文   交换的妻子   极品好儿媳   轩辕大宝   我的年轻岳母   绝世剑魂   向往的生活之传奇诞生   院长的儿媳   神级漂流瓶系统   卧槽我们搞到真的了?   长剑歌  

    半年后。

    这一日,许江早早以盘坐的姿势醒来,他感受到自身雄浑的内力,还有强大到超乎常人的力量,然后才点点头起身。

    经过这么多年的训练,特别是在柳升元去世后的这几年,他几乎放弃了与同龄人出去欢乐的时光,着手于每日看似枯燥又乏味的训练之中。

    不过许江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因为他觉得,他的爷爷还在他的身旁监督着他,只是,他看不见罢了。

    他一直坚信,尽管心底一直在掩藏,自欺欺人,但他却相信爷爷还没有走,还在那墓的棺材之中。

    墓前,许江像往常一样过来陪伴,他看到墓旁边不知何时长了一些五颜六色的花,犹为鲜艳滴翠,除了杂草之外,他没有将这些艳丽的花朵去除掉。

    他撒了一些酒,拜了三拜,便转身离去回到木屋之中。

    看着这熟悉的简陋木屋,他征了一会儿,随后推门而入。

    桌上,一个黄色布袋孤零零的摆在那里,这是许江前几日以来,将以后必备的用品,还有干粮,都打理好放进去了,除了那襁褓被他埋在爷爷墓旁外,那纸包他也将之放进去。

    既然纸包里的东西被爷爷看重,自然应是有关自身身世的珍贵之物,并且爷爷曾临终前说到其祸福相依也许会有性命之忧之类的话,而且爷爷最后说到,最好不希望自己去

    对此他摸不着头脑,但想着,也许那张残符上可能写了一个地方,可能是关于自己父母消息的地方,只是他实力不够,怕他一意孤行,到那里就会任人宰割,也许这就是他爷爷想跟他说的吧。

    想到这里,他又深沉地看了那黄色布袋一眼,最后他毫不犹豫将布袋背上。

    与此同时,他将切菜用的菜刀挂在腰间的一个刀鞘上,因为他自己没有利剑,找遍了屋子也没有找到爷爷留下什么利剑,所以他心中一动,便想到了将菜刀放在身上防身。

    虽然村中有铁匠,但是他没有去打扰,他想悄悄离去,不希望村里人太过担心,毕竟他习惯了孤独。

    接着他关上了木门,再一次来到柳升元的墓前,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拜完后,他跪着说:“爷爷,这一次江儿下定决心要出去闯荡一番了,还望你不要担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说罢,他又磕了三个响头,虽然眼中有些朦胧泪光,但很快就被他擦干,双眸再次归于平静,神色冰冷如初。

    他离开了墓地,来到了黑色大石旁,看着烈日的骄阳,缓缓闭上了双眼,感受这最后一次的熟悉气息。

    最后,他向着不远处的村子深情望了一眼,那是不大不小的村庄,横七竖八的房屋布局看起来很潦草。

    但在他看起来这里藏有了无尽的温馨,依稀记得小时候经常在村子里欢乐的模样。

    街坊邻居,友好的阿叔阿婶,还有以前的伙伴,都在他脑子里一幕幕回想,这其中有回味,也有不少的感慨。

    他向村庄重重磕了三个头,轻语道:“阿叔阿婶们,我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若是在外面闯荡有成后,我一定会回来报答你们”

    磕完头,他便往远处决绝离开。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轻柔,带着伤感,在许江后方响起,“你要走了吗”

    许江双眼微动,回头望去,那是一个玉唇淡红,皮肤白净的美丽少女,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从小到大与他长大的阡小灵。

    这时她穿着一身黄白相间的粗糙裙子,秀发盘卷,还有些许青丝披在后背上,看起来就像是仙子下凡一般,虽然穿着朴素低调,但依旧掩藏不住她的秀美。

    许江看着她,终于露出来久违的笑容,点点头道:“是的,我要走了,不知何时才会回来。”

    说到这里,许江第一次低下了头,感受到了一丝愧疚。

    阡小灵秀美的眉头紧锁,玉唇轻咬,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看着许江坚定道:“能不能,带上我”

    许江这时缓缓抬头,虽然他们才刚刚十四五岁,但心智上的成熟让他知道阡小灵对自己的情愫,也知道这男女之间的爱情,但是却不知道,他对她,究竟是什么感情。

    亲情,友情,爱情

    他不清楚,对这情,感觉模糊,尽管他心智超乎常人,比寻常成年人还要高,但是对于情,涉足尚浅,自然是有一种懵懂,一种萌动。

    但他觉得,他对纤小灵更多的是亲情

    他们对视了一分钟,许江才闭上双眼叹了口气,摇摇头道:“我不知道外面有多危险,我不敢保证你的安全,所以不行”

    阡小灵柔

    弱的身子一震,虽然她似乎早已知晓答案,但是从许江的口中脱出,还是让她心灵大受震动。

    “那以后你还会回来吗”

    阡小灵沉默了一会,这才重新鼓起勇气问了一句。

    许江看向她,摇摇头,道:“我会回来,我还会回来看爷爷,但是却不知何时回来”

    “八年,九年,十年,我等得起,等你回来”阡小灵用力地咬了咬玉唇,看向许江坚定道。

    许江闻言,哑然了很久,他心意已决,心头一狠,低语道:“我身上背负重事,一直把你当做我的亲人看待,不想负你大好年华”

    最后,许江消失在了去往东方之地的路上,而留下来的,却只有一个哭抹泪水的凄美少女

    一日后,许江在一片森林之中缓步行走。

    在这片森林里,许江遇到了不少的凶猛野兽,但在他巧妙的轻功之下,借助着这些大树,倒也轻松躲了过去。

    不过当他没有干粮了,便把刀鞘上的菜刀“咻”的抽出,然后一路若无其事的行走过去,等待着猎物自己上钩。

    不多时,一头长有半丈,高有两尺的黑野猪出没。

    这只黑野猪嘴巴长着尖锐獠牙,身体上的黑毛如钢针外突,它红着眼,吼叫一声,便从许江旁边不远处的地洞钻了出来,恶狠狠地盯着前方这个外来者。

    许江一看,一点担忧之色都没有,反倒是亢奋起来,道:“今天就吃你了”

    说罢,他将刀鞘上的菜刀抽了出来,银白的寒光闪烁,树叶遮住大部分阳光,露出少许光斑,在光芒的照耀下,显得此菜刀烨烨生辉。

    红着眼的野猪见到这发着寒光的菜刀后,隐隐中在记忆里想起,这样的东西是极其危险的,于是它把注意力大部分都集中在那把菜刀上,时刻注意它的动向。

    许江神色一动,眼中冒着精光,看向野猪身上一道疤痕,这才明白原因:“原来你以前受过别人的刀剑,这才害怕我手上这把菜刀,是吗”

    说着,许江又晃了晃右手上的菜刀,看向那头低吼着的野猪。

    这头野猪看到那把菜刀晃动后,便深沉地低吼几声,最后,它扭了扭头,竟然想要撒腿就跑

    许江一看,轻蹙眉头,他可不想让到手的肉给溜了,想到这里,他轻功一现,左脚瞪在地上,右脚却来到了树上的一根枝条上。

    许江晃着菜刀,盯着那头已经转身就跑的野猪,随即就纵身一跃,追赶了上去。

    许江一路追赶,内劲一动,左右脚轻踏树枝枝条,转眼间就从一棵大树跃到了另一棵大树之上。

    那头野猪不管不顾,从这些草丛中不断窜走,不过还好许江训练有素,眼力敏锐,这才没有跟丢。

    在这路上,虽然也有一些野兽出来,但是也只是低吼了几声,看到许江迅速离去后才安心回到了自己的暖窝之中。

    很快许江追上了野猪,发现这头野猪此时正被卡在了一个乱木堆中,但需要不了多久,它也要挣脱而去了。

    许江见状立即弓起身子,右手将菜刀往后一挪,弯过肩膀,大力往前一掷,紧接着便听见咻的一声,这把菜刀就被他重重地扔了过去。

    哧的一声,伴随着野猪惨叫声,那把菜刀劲力很大,深深地插入了野猪的腹部里,血液随之噗噗喷涌,飙出不少,溅向四周的草丛。

    许江迅速赶来,看着奄奄一息的野猪,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虽然说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做,不免觉得有些残忍,但是他明白弱肉强食的自然法则。

    很快,许江收拾了野猪的新鲜尸体,又寻来一些干草,还有一些坚硬的木棍,将尸体切成一部分后串起来,随后又把自己布袋里装着的打火石拿出,开始慢慢生火。

    没到半个时辰,一股浓郁肉香味传出,许江闻得则是迫不及待,立即大快朵颐吃起这烤得不算熟的野猪肉。

    事实上,他是怕这香味招惹来太多野兽,所以这才匆匆将这没烤熟的野猪肉吃下,暖一暖肚子。

    与他想的一样,这香味没传多久就引来了许多的野兽,其中有一丈多高的黑棕熊,一丈来长的黄白条纹大虫,更有展翅就是两丈多的老鹰等等凶狠野兽。

    此时它们闻到了熟肉的香味,纷纷低吼着,惊飞大片鸟群,从不远处快速朝许江这方向赶来。

    许江站着咽了下口水,朝四周迅速看了一眼,二话不说就把剩下没烤好的野猪肉留下,把算是烤好了的野猪肉收起来,放在布袋里,转身就往东面奔逃而去。

    “嗯,这剩下的野猪肉就留给你们抢去,我就先跑一步。”

    话音落下,一个轻盈的人影背着布袋,从一棵大树快速地跃到另一棵大树上,速度异常的迅捷。

    一直到了晚上,这身影才累呼呼地停了下来,来到附近最高的一棵大树上,整个人就盘坐入定

    起来。

    “小灵,我一直把你作亲人而已,也许,只可能是亲人。”

    想着想着,许江才迷迷糊糊的在入定中睡了过去。

    这一夜他梦到了很多东西,梦到小时候的伙伴,他们在家的土地旁一起欢快玩耍,好似又回到了童年那无忧无虑的时光之中

    这一夜,他带着愁思入梦,却梦到了童年的快乐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