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历史军事 > 欢宠无疆 > 第205章 密旨迷雾

第205章 密旨迷雾

推荐阅读: 情欲超市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强制发情(abo)   医生帮帮我   爱的释放   天地之间   海贼之吾乃百兽凯多   傀儡皇帝(后宫猎艳)   美女老师俏儿媳   惹爱成婚:染指首席总裁   陆少盛宠小娇妻   武神主宰   给你全世界   人鳗   极品飞仙  

    凤鸾宫,秦茂和南宫瑾经了通传进到殿中,有宫女上前为两人奉茶:“两位大人请上座,皇后娘娘这几日身子不适,本是不见人的,但一听二位大人来了便说怎么也要见见两位大人,只是还请两位大人稍等片刻。” “无妨,倒是叨扰了皇后娘娘休息。”秦茂眼底掠过不耐,可说的话却是客气。 一旁的南宫瑾面色无澜,狭长的眼扫过秦茂,抬起茶盏抿了一口,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才等了一会儿,秦茂就有些坐不住了,时不时的往内殿张望,又急躁的端起茶盏啜一口,不耐烦的嘀咕了一句:“皇后娘娘怎么还不出来?” “秦相就多些耐性吧。”南宫瑾倒是悠然自在,唇角含着笑,漫不经心地的说道。 秦茂冷冷扫了他一眼,眼底皆是轻蔑,这个人一上来就与他平起平坐,还偏偏是个放荡的公子哥,实在是不得不叫人轻看,也更让人窝火! “我说南宫大人,那道调动三万禁军的圣旨你当真不知道皇上给了谁?你别是知道而故意不说吧?”这个问题秦茂已经问过不止一遍,这会儿又问,南宫瑾显然是被问的不耐烦了:“秦相啊秦相,我都回答了几百遍了,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若是知道,我还大老远的跟你跑来这凤鸾宫做什么?” 秦茂的心中依旧存有怀疑,可见他嘴巴这般死硬也知道再问也是问不出什么来,只得掩了神色又端起茶抿了一口,心下想着或许只有从皇后口中探得一二。 思绪还未转完,他便瞧见沐缡孀从内殿走了出来,连忙起身见礼:“老臣拜见皇后娘娘。” “微臣拜见皇后娘娘。”南宫瑾亦是见礼。 沐缡孀淡淡扫过二人,当瞧见南宫瑾一身朱红绣莽的朝服时,唇边不其然有了一丝戏谑似的笑意。“二位大人免礼。让二位大人久等了,不知二位大人专程来觐见本宫所谓何事?”她在主位上落座,含笑看着他们,问的开门见山。 “不久不久,是臣等扰了娘娘的清净,娘娘不怪罪才是。”秦茂笑得殷勤,坐回座上看了南宫瑾一眼,这才又说道:“想必娘娘也已经知道皇上离京前留了旨意……” “哦……本宫知道了,你们今日来是为了皇上所留的密旨一事吧?”沐缡孀佯装会错了意,看了看南宫瑾,又看了看秦茂,脸上依旧是端庄得体的笑:“皇上留下密旨一事本宫先前并不知晓。不过皇上既然任命南宫瑾与你同为辅政大臣,想必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虽然秦相的能力众所周知,但多一个人帮辅总归是好的。” 一听这话,秦茂的脸色不由一变,心知皇后是误会了,连忙解释道:“娘娘多虑了,皇上的旨意老臣自然不敢有异议,只是驻守京师的三万禁军,这调动之权皇上不知是给了谁,就怕是给了那些个心怀叵测之人,臣唯恐京都不宁啊!” “诶,秦相这话可说得不妥啊,能让皇上委以重任之人那定是皇上极其信任之人,又岂会是心怀叵测之人?”南宫瑾啜完最后一口茶,斜睨的双眼似笑而非却别有深意,背着手踱步至秦茂的跟前直直盯着他说道:“我说秦相啊,我看这事你还是别瞎操心了。皇上天纵英明,更何况圣意不可揣,你又何必非要一探究竟?知道的当然会说秦相忧国忧民,可不知道的,只怕误以为秦相有不臣之心就不好了!” 一听这话,秦茂的面色不由一变,忙看了沐缡孀一眼,嗖的起身厉声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随即他拱手在侧耳作了一辑:“老臣对皇上的忠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表!又岂会有不臣之心!南宫大人可不要胡乱说话!” 见他这番义正言辞,南宫瑾笑了,转而回到座上漫不经心道:“我不过随口一说,秦相何必当真。” 闻言,秦茂冷冷一哼,随即坐下不再理会。 沐缡孀淡淡扫过他们二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南宫大人爱说笑,秦相不必介怀,秦相的忠心本宫自然知道,不但本宫知道,想来皇上也是十分清楚的,不然也不会将这偌大的朝堂这般放心的交给你。” 说完,她慢慢走下凤台,看着殿外的艳阳天,踱步前移:“可是秦相也应该明白,后宫不得干政。莫说本宫先前并不知晓密旨一事,即便是知晓,皇上又岂会告诉本宫这密旨的内容?至于这三万禁军的调动之权更是军机密事,本宫一个妇道人家又岂会知晓?” 秦茂看着那抹清瘦却异常清冽的身影,心中划过异样,凭着拓跋衍平日的行事作风,这些事或许真的不会告诉一个女人。可是凭着沐缡孀的圣宠却又叫他怀疑,若连最得宠的皇后都不知晓,那还会有谁知道呢? 他眼中掠过不甘,可也深知再继续逼问也问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于是他只好起身告辞:“是老臣思虑不周,也是因为这三万禁军的军权事关重大,所以臣不得不走这一遭,若扰了娘娘休息还望娘娘莫要怪罪。既然娘娘也不知道,那老臣这便告辞。” “秦相言重。”沐缡孀转过身,神色淡然:“来人,替本宫送秦相出去。” 看着秦茂走远的背影,南宫瑾也起身:“那微臣也不叨扰娘娘了,微臣告退。” 才刚跨出两步,沐缡孀的声音轻轻响起:“天色尚早,南宫大人何不再多坐一会儿。”南宫瑾微微一顿,还未转过身,她的声音又再次传来:“来人,再去给南宫大人泡壶好茶来。” 这话全然没有给他婉拒的机会,南宫瑾无谓一笑,倒也不客气,直径回到位上坐下:“难得娘娘今天有兴致想跟微臣唠唠嗑,那微臣当然要奉陪了!” 沐缡孀不可置否,唇角微扬:“据本宫所知,昔日的南宫瑾最喜自由自在的生活,可如今却也甘愿卷入这朝堂纷争,这倒也让本宫意外。” 见她一脸趣味的笑意,南宫瑾狭长的眉眼露出一丝无奈:“娘娘何必打趣微臣,人活一世本就诸多不如意,‘身不由己’四字,想必娘娘比微臣更加深有体会。” 沐缡孀慢慢敛了些许笑意,唇角的弧度化作一丝苦涩:“是啊,人生在世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你是,本宫亦如是。”此时宫女将沏好的茶呈上,她亲手端过茶盏放在南宫瑾的手边,看着他恳切说道:“本宫不知道皇上是用什么方法让你接下这差事的,但,本宫希望你不要怪皇上,皇上亦是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看着她真切的神情,南宫瑾有些微微晃神。或许也只有提到拓跋衍,她才会露出如此神情。 “娘娘多虑了,微臣虽然平日里放荡惯了,但也深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如今正是家国危难之时,微臣岂有独善其身之理?”南宫瑾不由起身,面色肃然,全然没了平时的轻挑不羁。 见此,沐缡孀面露感激欣慰之情:“本宫替皇上谢谢南宫大人。” “娘娘何须跟臣这般客气,南宫也不过是稍尽人臣职责而已。”南宫瑾神色不变。 此刻的南宫瑾才是真正的他吧。沐缡孀的心中不其然的闪过这个念头,或许以前的放荡不羁,不问世事的性子只是他想要逃避的方式罢了,而他的骨子里流淌着的忠义之血是不会因为他的逃避而改变的。 正值神游之际,南宫瑾的声音再次响起:“倒是娘娘,此次皇上御驾亲征,这京都想来也不会太平。虽说皇上将鹰令留与娘娘护身,但是娘娘也应未雨绸缪才是。” 闻言,沐缡孀不由一怔:“你……你是如何知道……” “看来微臣猜对了。”南宫瑾豁然一笑:“那皇上留给臣的那道密旨想来也是障眼法吧。” 那道密旨竟真的在南宫瑾手里。沐缡孀虽然早已猜到,但听南宫瑾亲口说出,难免还是有些意外。 “你……看过那道密旨了?”沐缡孀犹豫的问道。 南宫瑾笑了,笑得带有几分嘲讽:“在娘娘眼中,南宫就是这般不尊圣意,胆大妄为的臣子吗?”这话问的沐缡孀面色有些不自然,或许,在她眼中,他一直都是胆大妄为的。 南宫瑾掩了眼中的失落,无谓一笑:“罢了,娘娘如何想微臣,微臣都不会在意。只是微臣也想告诉娘娘一句话,身为臣子,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臣还是知道的。”说罢,他端起案上的茶盏一饮而尽,又道:“茶喝完了,该说的话也说完了,臣就不扰娘娘了,告辞。” 见他要走,沐缡孀不由叫住他:“等等。本宫并无他意,你别误会。”说着,她绕到南宫瑾的面前看着他担忧问道:“凝萃的伤势如何?她可还好?” 南宫瑾低头看着她:“至今仍在昏迷。但请娘娘宽心,微臣会寻遍名医,一定会治好凝萃那丫头的。” …… 经过半年之久的时间,《欢宠无疆》今天开始复更。但也请大家谅解,小款现在每天码字的时间不是很充裕,而且我想给这本书一个最好的结局,为了保证质量,所以一个星期更新两章。虽然有些慢,但我能给的承诺就是一定会完本。 或许这本书很多书粉都已经放弃了,但是我想说,一开始我也放弃了……然而,因为一个小宝贝亲自加我的扣扣鼓励我重新开始更新,她说她一直在等待这本书的结局,一直在期待我的更新…… 看着这个小宝贝鼓励暖心的话语,我终于重拾信心,就为着她,我想我也应该继续坚持下去。 在此,我要谢谢这位宝贝的鼓励和等待,她这样支持我,没人知道我到底有多感动!有人等待真的是一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情。小宝贝,非常感谢你,小款因为你重新走上写作这条路,因为你,我才有动力继续写下去,真的很谢谢你。 我答应小宝贝的也一定会做到,欢宠无疆的结局一定是好的,这点你可以安心了哦!O(∩_∩)O~ <center class="clear"><script>hf();</script></center>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