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不遂于力

推荐阅读: 小雄的故事   万界神主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少年啊宾全文   失控(双性)   医生帮帮我   我在超神学院捡属性   假天师活半仙   九州志-狮牙之卷(全集)   红尘之殇   妖孽修真弃少   帝阙宠嫡女荣华   玄幻之十万岁老祖   初恋是颗夹心糖   奥特曼之老子是异生兽  

    傍晚时分,仇正深来了,说自己第二天一早就要走,让她好生在谢家养病。

    仇希音应了,问起裴防己的事,仇正深约莫是怕她无心之下出了错都不知道,将事情原原本本的和她说了一遍,最后忧心忡忡道,“宁郡王突然安插了个大夫进来,又是在我要授少傅的时机,目的绝对不简单。

    音音你一定要记得在裴大夫面前不能胡乱说话,更要约束下人,除了病情外,其他一概不能说”。

    仇希音点头,仇正深却还是不放心,又叮嘱道,“你尽量少和他说话,过几天回京,和他说话时一定要姜嬷嬷在一旁伺候着,说错了话,姜嬷嬷也好随时帮你圆过去”。

    仇希音依旧乖乖答应了,不管宁慎之有什么目的,都不可能是针对刚进京城的她。

    不过不管怎么样,仇正深说的对,提防着点总是好的。

    仇正深又叮嘱了几句才不放心的走了,他走了不多久,仇不遂就来了,给她带了几本闲书,见她精神不错,就和她说起了话。

    又问她平日读什么书,直说了半个多时辰才告辞了,瞧着倒真的只是来探病的模样。

    仇希音上辈子跟这个二姐打交道不多,她初到京城卧病的那段时间,仇不遂也时常来探病,只她几乎每次都和仇不恃一起,仇希音自然不会多热情。

    每次她都是待上一会就走,而且基本都是她劝着到处找茬的仇不恃快些回去,是十分有长姐的风范的。

    就像那天她晕倒,她陪了整整一夜,又像现在,她在她病中送闲书给她打发时间,又来陪她闲话。

    对于这个长姐,仇希音上辈子了解的不多,也就是她卧病,她去探她的那几次见面,每次都是匆匆来去。

    之后,她就得了谢嘉树垂青,被丰氏硬是留在了谢家,直住了三个月。

    三个月后,仇不遂急病没了,直到那时,她在谢家的第一次长住才在丰氏极不情愿中结束,匆匆赶回京城奔丧。

    仇希音不知道这自己这个长姐到底如何,只不过一直到现在,她都没像仇不恃般对她表现出什么恶意,也一直努力的在做一个长姐该做的事,她自然也就努力做出一个妹妹的样子来,尽量热情的接待她,又客客气气的送她走。

    第二天,仇希音刚用过早膳,仇不遂又来了,她是来和她说仇正深带仇氏母子一早走了的事,又说谢氏准备再住三天就走。

    她说着安慰仇希音道,“父亲走前吩咐了,若是你到时候身体还未痊愈就先在外祖家住几日,到大好了再让兄长送你回去,你也不必着急”。

    就算让她在谢家住一辈子,她也不会着急的,仇希音点头,又歉然道,“都怪我身体不争气,给父亲母亲添麻烦了”。

    仇不遂皱了皱眉,“音音,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我们是一家人,你生病了,我只有心疼心焦,说什么麻烦的话就太外道了”。

    她说着似是觉得自己用词过于激烈了,伸手握住仇希音的手,认真看着她,“音音,你要记住,父亲母亲将你送到江南太祖母身边养大,只是为了你能健康长大,绝不是不喜欢你,更不是不要你。

    我知道你回来后受了不少委屈,日后你就会明白了,祖母和母亲就是那般的性子,并不只是对你一人。

    至于恃姐儿,的确娇蛮了些,你是姐姐,若是小事免不得要让个三分。

    但若是恃姐儿真的过分了,你单管与父亲说,父亲会为你做主的,我也会尽量约束她”。

    不管仇不遂到底是纯粹关心她这个命途多舛的妹妹,还是另有目的,这番话总是好话,仇希音乖乖点头,谢过她提点之恩。

    仇不遂就宽慰一笑,“太祖母来信时常夸你乖巧懂事,果然不错,你且记着我的话,以后就明白了,兄弟姐妹间固然有争风摩擦之时,却是血浓于水,至亲总是至亲的”。

    仇不恃可是从小就恨不得她死的,从来没管过她到底是不是至亲

    仇希音继续点头,一副十足乖巧的小妹妹模样,仇不遂正要再说,就听黍秀在外头扬声道,“姑娘,大表少爷来瞧姑娘了,已经到院子口了”。

    仇不遂腾地站了起来,脸上迸发出惊喜的笑容来,不但眼睛,似乎连脸都在发光。

    她的喜悦实在太过显眼又突然,让仇希音想不注意到都不行。

    仇希音心念微动,仇不遂,竟是心悦谢嘉木的,她上辈子却是一点不知晓的。

    仇不遂下意识朝门口小跑了两步,才想起了仇希音,猛地顿住步子,顿了顿,才回过头来,努力自然朝仇希音笑道,“大表哥来了,音音,我们去迎迎吧”

    仇希音装作根本没发觉她的不对劲,也朝她灿然一笑,点头,“嗯,那我们快点”。

    她说着提着裙子也小跑了两步,牵起仇不遂的手一起往外跑,“二姐姐,快点”

    仇不遂这才放了心,又笑了起来,“好,我们快点”。

    谢嘉木穿着竹青色的朱子深衣,见她们姐妹相携着小跑而来,立住了脚步。

    他站在那里,嘴角噙着温润的笑,如立在春风里的一株修竹,挺拔秀润,风采卓然。

    仇希音想,家世出众,饱读诗书温润如玉的贵公子,又是嫡亲的表哥,仇不遂会喜欢上,一点也不奇怪,只是不知道谢嘉木心意如何了。

    谢嘉木等二人靠近,朝她们一揖手,笑道,“三表妹精神不错,看来是好的差不多了”。

    仇希音福身还礼,“本来就没什么事,劳大表哥记挂了”。

    “那就好,我这两天在书院里,一直不得空来瞧表妹,还请表妹恕罪”。

    他说着将拿在手中的长方形木盒交给她,“这里面是表哥的一点心意,还望表妹不要嫌弃”。

    仇希音打开,里面是一整套十二美人,个个有巴掌高矮,颜色鲜艳,神态逼真,精巧可爱。

    如果仇希音真的是个八岁的女娃娃肯定会惊喜的叫出声来,谢嘉木还是和上辈子一样体贴周到,为人处世事事兼顾,让人如沐春风。

    仇希音适时发出惊喜的感叹声来,抬起头眼睛晶晶亮的望着他,“好漂亮多谢大表哥”

    谢嘉木温雅一笑,“音姐儿喜欢就好,好生养病,缺什么就去和母亲说,表哥还有事就不进去打扰了”。

    仇不遂忙道,“正巧我也要走了,与表哥一起吧”。

    谢嘉木点头,两人便朝仇希音笑笑,转身并肩往外走。

    仇希音目送着他们的背影远去,有心想遣人去偷听他们到底会说什么,考虑到现在谢家她还不熟,又只带了黍秀一个来,只能忍痛放弃不提。

    odeqianfhiaigua

    。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