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第17 章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细碎的雪花慢悠悠落下来, 仿佛时间都静止了一般。

    黑发少女走在他身侧, 夜空般璀璨的眼里满是期待。

    冻得红红的两颊看上去格外可爱,让人忍不住想把她抱在怀里藏起来。

    广场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新入学的新生,他们满怀着对未来无限的期望, 从宇宙的各个角落而来。

    他们期待,在这个全星际最强的军事学校获得属于自己的价值。

    这里, 有全星际最优秀的军事人才。

    凌燃的脸色苍白,像是纯白的玉石,淡色的唇微微抿着, 共生星球稳定下来之后,很少再有强烈的火山活动,他的体温也降了下来。

    雪花落在她的围巾上, 很快消失不见。

    “下雪了。”她有些开心。

    凌燃经历过冬天,那些冬天甚至比这还要寒冷、孤寂。

    没有保暖的衣物,没有温饱的食物, 大片大片的雪花像是要将整个城市淹没, 他好不容易从奴隶主手里逃出来, 又被那些厌恶他的人折断手脚扔进垃圾堆里。

    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 除了心里一开始还有些微的不甘之外,只剩下无尽的麻木。

    洁白的雪圣洁干净,将所有污秽掩埋。

    他的手脚冻得发红,几乎快要失去对身体的感知能力。

    那个时候的天,和梦里的的灰蒙黄沙不同,只有黑白两种简单到极致的颜色。

    唯一相同的是都看不见星光, 看不清恒星。

    肢体严重冻伤,血管痉挛,裸露在外面的肌肤逐渐变得冰冷而坚硬。

    就在他以为自己会永远被雪埋在那里的时候,他被捡垃圾的人拖了出来。

    这个人还能卖点钱。

    那个人的眼里裸地写着这样的想法,而他又再次被关进了笼子里。

    在寒冷的笼子里,不断冻伤、自愈、又冻伤、又自愈。

    他被人从一个城市贩卖到另一个城市。

    那个城市是古继最大的奴隶贩卖城,他被锁在笼子里,镣铐刺穿血肉。

    后来终于有了不那么肮脏的住所,换了洁净的衣物,却只是为了满足一些人族特殊的癖好。

    “这可是上过战场的人。”

    “自愈能力很强,随便怎么玩都不会死。”

    “单是这张脸都能值好几个银币了”

    他尝试着逃走,却一次又一次没抓回来,被拷上只有奴隶主人才能取下的追踪惩罚镣铐,而每一次反抗往往会换来更残忍的惩罚。

    “还逃什么呢”

    “我要有你这样的脸,早就过上好日子了,在这里人不人鬼不鬼的。你又死不了,我要被他们打成那样,早就自杀了。”同一批送进来的那个奴隶话挺多,他的样貌也不错,只是脸侧有一道疤,才呆的久了一点。“你看他们惩罚别的奴隶,也不过是随便打几下,人要是打死了,亏本的是奴隶主,你就不一样了。”

    他靠着笼子,手一动锁链就哐当作响。

    “你怎么打都死不了,这种自愈能力我真羡慕。”

    “喂,不是死了吧”他脑袋夹在铁杆之间,伸着头看凌燃。

    凌燃坐在地上,满身都是血,刚刚愈合的伤口才止住流血,他虚弱的抬头,睁开金色的眸子。

    男人啧了一声“听我的,别跑了,要是哪天遇到个好心的人族,把我们买了,咱们的好日子就来了。”

    他已经习惯了凌燃的沉默,即便没有回应也不恼,很快又开始自说自话。

    男人原本是个商业打捞船的船长,遇上太空灾难,整船的人都死了,他侥幸被一艘路过的船救起,然而回到居住星球之后,根本没法支付高价的赔偿。

    “呸。”男人说着说着,原本嬉笑的神情就消失了,“原本想跑来着,古继别的本领没有,抓人倒是一顶一的厉害。”

    “看看我们现在过得什么日子猪狗不如”

    没过几天,男人就被卖了出去,凌燃的耳边又清净了下来。

    从闲聊的看管者嘴里,他才知道那个人被卖给了一个实验室,被扔出来的时候,已经成了一个半人半机甲的疯子。

    这就是达克立斯族的世界。

    强者为尊,弱者为奴。

    而他则被奴隶城的宴会主人买下,将在一年一度的疯狂之夜上,成为那些人的玩物。

    到处都是烛火和欢呼声,美酒遍地,黑旗飘舞,穿着珍贵衣料和闪耀珠宝的人们在宴会上狂欢。十多个样貌俊美的奴隶被送到台上,任由台下的人挑选。

    凌燃是其中伤的最重的一个,因为他的又一次逃跑和反抗。

    人们狂笑着、欢呼着将烈酒灌入奴隶们的口中,欣赏着他们痛苦挣扎的表情。

    他金色的发被打湿,紧紧贴在苍白的脸上。

    酒水顺着修长的脖颈滑落在锁骨上,巨大的风暴在他眼底开始汇聚。

    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一瞬间的狂暴,

    足以毁灭这世界的一切。

    “怎么了”

    手心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凌燃猛然从回忆中惊醒,下意识就捏紧了手里的那只小手。

    是她。

    从没有将他当做一个物品,一个玩物,又或者一个奴隶看待。

    在她眼里,只有平等而温柔的光。

    她那么好,好的近乎虚幻,好像他的梦一样,梦醒之后,什么也留不住。

    凌燃紧紧抓住她的手心。

    没事。

    姜月皎想说那她的手

    刚才看他的状态不对,她才有些担心地叫了他。

    但她又不想他放开自己,就这样牵着他的手,男人修长的手指将她整个手掌包裹着,有种意外的满足和窃喜。

    唇角弯起的弧度又被强行压了下去,她全当没发现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我先去星造系那边报到,再去军指,你等我一会,我陪你去军战报到。”

    凌燃却忽然停了脚步。

    姜月皎回过头“怎么了”

    不会占便宜被他发现了吧。

    她怂怂的

    凌燃的计算力虽然低,但他运用的很谨慎和仔细,以前优先级的时候,就从没有浪费过一点计算力,在战场上,任何一点能量都可能成为翻盘的机会,也可能会救下自己和战友的生命。

    虫族铺天盖地,根本就杀不完。

    在人虫战场上,就从来没有足够用的计算力。

    现在即便只有d级的中级计算力,但也足够他做很多事情。

    比如,察觉到前面有人故意潜伏着的计算力。

    那个计算力很小,也很微弱,只需要轻轻一点摩擦就能产生火花,而它潜伏的地点正好是引线。

    再往前,高处还有几桶摇摇欲坠的墨水。

    这种像是小孩子恶作剧一样的陷阱,他原本只会觉得无聊和幼稚。

    但一路走来,星造系的新生半个也没有遇到,这条路正好在姜月皎去报到的路上,目的很明显。

    凌燃停了一下,姜月皎虽然有些疑惑,但很快也反应了过来。

    凌燃的处理方式很明显,直接粉碎对方的计算力,让始作俑者的精神受到冲击,然后直接将所有的陷阱冲倒。

    姜月皎却拉了拉他的衣角。

    少女踮起脚,小声在他耳边低语“你等等,我来。”

    诱杀虫子的陷阱比这些凶残多了,在末日生存了这么多年,她早就对各种蛛丝马迹十分熟悉,很多时候,人类也会对自己的同类使用相同的陷阱,只为了一点点物资和食物。

    她先是切断了引线和前面各处陷阱的计算力,使幕后之人和那里的计算力失去联系,然后慢悠悠走到了星造系的报到处。

    风零坐在报到处桌后,这次的陷阱是越小沉负责触发的,星造系的女生很少研究计算力的用法,只需要将自己的系统变得强大,任何东西地都可以轻而易举拿到手。

    而姜月皎一直走到自己面前都安然无恙,她只以为越小沉是夸下海口,实际上对于控制计算力根本一窍不通

    风零对姜月皎的敌意毫不掩饰,直到她走到桌前,风零都没说话,后面的星人也都只是看着姜月皎,没有多理睬。

    女生之间原本就容易产生敌意,更何况眼前这个黑发星人的眉眼柔美,肌肤如雪,精致的不像话。

    “你走错了。”风零坐在椅子上,没有半点接待的意思,“废物回收系在右边。”

    身后一片哄笑。

    姜月皎看着她,不接话。

    风零挑眉“连回话都不敢瑞斯达族的人果然都是废物,就连入学都带着自己的男性星人,怎么,怕没有人满足你”

    她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星造系的规矩,入学不允许带人。”

    风零瞥了眼姜月皎旁边的男人。

    男人金色的卷发修理过,只是到了耳垂边,肩宽腰瘦,长腿修长有力,俊朗的眉眼显得有些冷淡。

    这是个很好看的男人。

    或者说,俊美。

    风零第一眼想到的就是,这是这位元帅之女带来的“男朋友”。

    因为他的样貌过于出众,反而掩盖了其他的特点。

    姜月皎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对方,不过现在看来前面路上那些见面礼,多半都是眼前这位学姐替自己准备的“他不是”

    他不是我的附庸星人,他曾经也很强,很快凌燃会证明自己的价值,让所有人都对他刮目相看。

    然而姜月皎的话还没有说完,风零就打断了她。

    抓着凌燃这一点,风零继续借题发挥“我再和你强调一遍,不允许带着附庸男性星人进入我们星造系,如果你一定要坚持,那我们系不欢迎你。只不过,呵,如果被星造系赶出去,瑞斯达族恐怕会变成一个笑话吧”

    风零继续道“而且,我会联系校长,让他严肃处理这种违规情况。”

    姜月皎微微皱眉,原本她就没打算在星造系常驻,只需要知道课表,联系老师拿到学习资料就好了,毕竟只是辅修,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军指。

    她刚刚开口“其实我主专业是”

    风打断技能点满零“我是大二的会长风零,可以提起对新生的资格审查申请,直到申请被处理之前,你都不能入校。”

    “星造的人果然厉害,”清清冷冷的声音响起,风零心头一跳,抬头看过去,果然是他

    骆安卿白皙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雪花落在他黑色的学院服上,有一种禁忌的美感。

    然而,他的声音更冷“对我们军指的人,威胁起来倒是半点不怯。”

    风零有些慌乱,但表面上还是强行镇定。

    她知道骆安卿最护短,军指的人不仅是疯子和铁板,还是一块连得死死的铁板,她原本就想得到骆安卿的好感,这个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极力解释“你误会了,我只是教训一下不懂礼貌的新生。”

    军指的人

    等等,他说的是谁

    骆安卿走到姜月皎面前,递出一张黑色卡片,她刚刚碰到卡片,黑色卡片就化作一道蓝光飞入了她的手环当中。

    风零不可思议地看着她,这怎么会

    她得到的内部消息显示,姜月皎分明是星造系统系的,怎么可能是军指的新生

    “修罗,有热闹也不叫上我们啊。”一个清浪的年轻声音在姜月皎后面响起,带着一点点的愉悦和兴奋,“我说,风零你想要把我们军战的人赶出学校,还不准人入学,够霸道的啊。”

    说话的人看上去很年轻,短发呈现暗红色,微红的眼瞳里映照出浅淡的影子,五官清俊,嘴角总是含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风零“”

    又是你们军战的人了

    程令烛是军战大二公认的机甲战斗最强,都说欧德瑞安族是个爱好和平的种族,然而战斗系很多的优秀学生却都是由欧德瑞安族的战争部推举而来的。

    尤其是程令烛,他的共生星球是一颗红色岩石的超级地星,本身实力就很强大。

    若说学院里发生任何挑事打架的事情,那一定少不了他的影子。

    是她低估姜月皎了,没写到还没报到,就能有两大军事系的人给她撑腰。

    程令烛最难缠,骆安卿她更不想得罪,只能强行咽下这口恶气,等着以后找机会慢慢整治姜月皎。

    楼主怂了怂了风零竟然低头了我单方面宣布姜妹妹是我的小女神这颜值我吹爆啊啊啊面对风零的压迫一点都不气弱,超冷静沉稳啊啊啊啊

    433不然还能怎么办啊,等着军战的人去拆星造系的教学楼,军指的人在今年新增的公共课上打击报复吗哈哈哈

    450对啊,从这学期开始,星造的妹子也得上军事模拟系统,修计算力公共课了,校长说学校的花瓶太多了摆不下哈哈哈哈要搞事的节奏

    456军指的人都是一群计算狂魔,风零要是和姜月皎在军事模拟系统上遇到了,岂不是又一场好戏

    论坛上吃瓜的人很多,而骆安卿的出现更让这个新生得到了超前的关注。

    讨论到最后,反而姜月皎身边的男人成了重点。

    877:名花有主啊,你是没看到两个人站在一起跟画一样。

    900:啊啊啊啊太帅了8三分钟我要这个男人的所有资料

    912:不过是个奴隶出身,靠着色相上位,刚刚加入星际公民的残疾哑巴

    923:912哥是不是知道啥内幕,求

    912发了这么一句话引爆评论之后就消失了,而现场的情况显然更热闹。

    拿到了星造系的报道卡,姜月皎的手环里完成登录学生信息。

    程令烛很不情愿的拿着报道卡和她再三确认了好几次,确定那个叫做凌燃的新生是旁边的男人而不是这位萌妹之后,狭长的眼里满是抑制不住的失落感。

    “程哥,凌燃这个名字怎么看也不会是女生的名字啊”有小弟低声开口。“而且会选我们战斗系的妹子都已经是超脱性别,可以当兄弟看的类型啊。”

    程令烛反手就朝着小弟脑袋打了一下“瑞斯达族的军事最强,元帅的子女哪怕是女生,也不会太弱叫燃燃又怎么了我还觉得挺好听”

    凌燃“”

    程令烛转过头,笑嘻嘻的“修罗,你说是吧什么时候再约一架”

    骆安卿抬眸“没兴趣。”

    他看向姜月皎“我带你去熟悉学院区。”

    我也去。

    他们才注意到,眼前这个金发男人不能说话,用的都是模拟屏幕。

    骆安卿往前走了几步,才回头“军战和军指的学院区不在一起。”

    姜月皎为了节约时间,便让凌燃跟着军战的人先走。

    她这样说了,凌燃也没有再坚持。

    带新生报到只用一个人就足够了,其他人都回了报到处,要说护短,三大军事系都不相上下。

    因此,程令烛才会看到这边出事之后,第一时间就带着一大群人先过来。

    不管新生是萌妹还是这位颜值看上去颇有威胁自己系草的小哥,他都不能让人被那群喜欢勾心斗角的花瓶欺负。

    至于回去之后怎么对新人,那又是另一种玩法了。

    骆安卿带着姜月皎走出了一段距离,她却忽然停下来了一会,但很快又跟上骆安卿的脚步。

    骆安卿的计算力远比姜月皎强大,自然感受得出刚才那几秒钟对方做了什么。

    在星造系的人上前检查礼花的时候松开切断的计算力,并且点燃火花,炸的整个后广场人仰马翻。

    与此同时,趁着礼花爆炸的混乱时刻,另一缕计算力改变了墨水桶的倾倒方向,直直朝着报到处迎头洒了过去。

    随后,就是机械动物窜来窜去,以及女生尖叫的声音。

    楼主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先笑为敬

    923快更贴

    925催更

    楼主风零给新生准备的欢迎大礼包关键时刻哑了火,这会又响了起来,星造系统的报到处太热闹了哈哈哈哈哈哈嗝

    930:哈哈哈哈笑死,风零平时就没啥趾高气扬,欺负新人是日常操作 今天终于砸到自己脚了

    932:在现场,画面引起极度舒适

    934:风零第一次吃瘪,我估计给报道卡的时候脸都绿了吧

    似乎受风零气的人不少,帖子到了后面完全变成了风零黑料吐槽专楼。

    骆安卿没说什么,风零做的那些小动作最后不过是自作自受,更令他在意的是姜月皎对于计算力精准度的使用。

    一般星造系的女生完全就是计算力白痴,别说这么短时间和长距离的分列计算力使用,就算是简单的用计算力移动物品,都能让星造系的学生练习上一个月。

    而她,显然对计算力的掌控十分精准。

    这是一个高级指挥官必备的条件。

    不过,他之所以要单独和姜月皎相处,并非是要她的计算力。

    而是因为,那个人。

    骆安卿带着她转了一圈学院区,军指的学院区包括宿舍、教学楼还有训练场,宿舍是二人间,军指的女生很少,但也有几个,凑几间宿舍还是没问题的。

    每个系都有自己的食堂,宿舍也有厨房。

    三大军事系离得近,可以乘坐磁轨车直达,速度很快。

    手环里有学院和学校的通讯频道,还有私人频道,可以随时交流。

    半个月后就是开学典礼,之后军指会举行一场小型的军事模拟战。

    骆安卿将人送到宿舍楼下“开学后的军事模拟战,我会参加。”

    姜月皎“”

    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才入学,连军事模拟系统都没有用过啊。

    反倒是骆安卿,看其他人的反应,他应该算是军指里极其优秀的人,今天居然会为了自己特意过来接待新生,姜月皎可不相信对方是对自己一见钟情。

    骆安卿那张帅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是个除了计算和学习之外什么都不感兴趣的学霸”。

    他又道“我会选择你作为对手。”

    姜月皎“这不太好吧。”

    手环响了响,骆安卿看了眼消息“我有事先走。”

    姜月皎只当他是随口说的,没放在心上,转身上了楼。

    刚刚离开宿舍区的骆安卿,却看了眼军战的方向。

    他们很多人已经忘记了那个名字,即便有知道的,也只当做是重名。

    毕竟那个人属于达克立斯族的风暴,早就已经销声匿迹了。

    但是他却认得出来。

    凌燃,史上最年轻的战场指挥官。

    单人击杀数量最佳,获胜战役最多,最佳战术阵型指挥官。

    数不胜数的名号和荣耀,曾经全在一个人的身上。

    因此,今天的新生接待他特意过来等人。

    骆安卿很期待,开学后的模拟战。

    曾经的优先级指挥官,到底能用多强。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已改网址,大家重新收藏新网址,新  新电脑版     ,大家收藏后就在新网址打开,以后老网址会打不开的,,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