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 我们不熟

正文 第七百二十九章 我们不熟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圣女,煜王爷和华清公主来访。”门外响起了宫人的声音。

    “他们来做什么?”林羽璃眸中闪过了几分不耐,随口道,“跟他们说,我累了,正在休息。没时间接见!”

    话音方落,就听门口传来了凤怀煜那略带着戏谑的声音道:“来都来了,圣女还是与本王见上一面吧!”

    说话间,凤怀煜已经推门而入,径直朝着林羽璃的方向走了过来。

    身后的华清愣了一下,也随即跟着走了进来。

    此时林羽璃正同夜君墨相对而坐,华清的视线,小心的在夜君墨身上滚了一圈,而后便调转到了林羽璃的身上。

    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却仍是没逃过林羽璃的眼睛。

    如今经过那几次三番的折腾和修炼,她的感知力早已今非昔比。

    虽说不至于达到读心术的水平,但是周边之人比较明显的心绪波动,她还是能够察觉到的。

    就比如这华清,在看到夜君墨的那一瞬间,芳心大乱,却又强行掩盖的反应。

    林羽璃就完完全全的感应出来了!

    而凤怀煜这人就太过深藏不露了,她竟然无法从他身上感应到任何情绪的波动。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对自己免疫!

    正想着有的没的,华清的声音便再次响了起来。

    “姐姐能够平安回来,妹妹便放心了!”华清分外关切的道,“此次出去,大祭司可有为难姐姐?”

    “是啊!着实抛给了我一个难题,叫我好生为难。”林羽璃煞有其事的叹道。

    “啊?是什么难题?”华清的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疑惑和关心,而心中的冷笑,却是纷纷扬扬的露了出来。

    “我若说出来,你可能帮我解决?”林羽璃浑不在意的道。

    闻言,华清面色微僵,但很快便收敛了心神,正色道:“妹妹能力有限,或许要辜负姐姐的期望了。不过姐姐可以说出来,我们大家一起想解决之策。毕竟,我们可是亲姐妹!”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虽然之前没有什么姐妹,可是自幼也知道,做姐姐的要让着妹妹!有什么好东西,也要同妹妹分享!”林羽璃煞有其事的道,“如今大祭司给了我一个名垂青史的机会,我便想着,不如让给妹妹吧!”

    话音方落,华清便瞬间变了脸色,甚至连笑容都几乎维持不住了。

    “这等好事,妹妹怎么能和姐姐争抢。”华清讪讪笑道,“姐姐还是莫要打趣妹妹了!”

    “没打趣啊!我是在很认真的跟你探讨这个问题呢!”林羽璃一脸无辜的道,“我看我刚才说要让着你,跟你分享好东西的时候,你眼神明明很亮。

    哦……我知道了,你不喜欢我跟你分享的这个东西,那你想要我跟你分享什么?不妨说出来听听啊!”

    闻言,华清眼中闪过了几分夹杂着欢喜的慌乱。

    她眼神再次朝夜君墨瞥了一下,而后赶紧羞赧的否认道:“姐姐想多了,做妹妹的,怎么会觊觎姐姐的东西呢!姐姐当妹妹是什么人了!”

    “说的也是,那就算了吧!”林羽璃浑不在意的调转了话题,转而问道,“对了,不知煜王爷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无事,就是来看看你。”凤怀煜话音方落,周围的温度,顿时下降了几分。

    华清的视线,在三个人之间流转了一番,轻而易举的便嗅出了剑拔弩张的味道。

    尤其是夜君墨,虽然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可周身的寒意,像是要把人给生生冻结了一般。

    便在这一片沉默之中,凤怀煜却浅笑出声,温声道:“其实,本王这次过来,还有一件事要知会圣女。”

    “什么事?”林羽璃淡声问道。

    “历来新皇登基之时,大祭司便会打开结界十日,容各国使臣前来道贺。”凤怀煜不紧不缓的道,“也唯有这十日,西凉人才能同外界公然来往。”

    “哦……”林羽璃应了声,未置可否。

    “届时圣女若是想要离开,这是最好的,也是唯一的机会。”凤怀煜继续道,“圣女可是要抓紧了!”

    “皇兄说笑了,这好端端的,父皇还在世,何来的新皇登基啊!”华清似笑非笑的道,“谁不知道那个位子难坐,姐姐可万万不要犯糊涂才是。”

    “在世?”提起凤言笙,林羽璃面色微微一变。

    “是啊!说来也是怪,明明父皇都伤的那般严重了,如今竟渐渐好起来了。”华清一脸欢喜的道,“想来也真是上天保佑啊!”

    在去往玉灵山之前,林羽璃到底还是不忍心,给了凤言笙一些系统里存着的灵丹妙药。

    吃了这个,的确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但持续的时间并不会太久。

    而且,也是看当事人的求生欲的。

    当时她看凤言笙也失去求生的意志了,还以为那些东西不会有什么效果。

    见林羽璃没有说话,华清又道:“父皇之前还问起姐姐呢!姐姐你不去看一看父皇吗?”

    “不去。”林羽璃冷声回道,“我们不熟。”

    闻言,华清面色微微一僵,却还是强扯出一抹微笑道:“姐姐毕竟流落在外多年,与父皇生疏些也是正常的。

    但他毕竟是我们的父皇,血浓于水。姐姐多同父皇相处些时日,一定会弥补曾经的缺憾。

    况且,父皇是很疼爱姐姐的!刚一清醒,便要来看望姐姐。要不是伤的太重,此番保不齐早就跑来月华宫了!

    而且,父皇听闻大祭司有意让姐姐继承皇位。父皇都急的不行,连忙派了妹妹来劝阻姐姐,莫要轻信了大祭司许下的那些承诺。这个位置,当真不是好坐的啊!”

    华清这一番言语,倒是分外的情真意切。

    林羽璃也感觉的出来,她是诚心想要阻止自己登上皇位。

    这就有意思了,难不成,这位便宜妹妹,还真这么好心?

    想了想,林羽璃疑惑的道:“我听说在西凉,大祭司手眼通天。华清你这般公然的说他的坏话,真不怕他寻你的麻烦?”

    华清,“……”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