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君墨小心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君墨小心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夜君墨刚有动作,却被林羽璃一把摁住,急声道:“哎呀,还是算了吧!万一伤着凌王,岂不有损两国的交情?我可是记得,大鸿和西凉刚刚建交不久呢!”

    风渡凌自然知道西凉和大鸿建交的事情,但如今夜君墨已经在他的地盘上了,是杀是剐,还不是他说了算?

    况且,这个人在大鸿树敌无数。

    从上到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除掉他!

    他若当真死在这里,大鸿的皇帝怕是做梦都要笑醒了。

    影响两国邦交?不存在的!

    况且,除非他们西凉的军队出去,不然别国休想攻破那凤倾设下的屏障,伤他们一分一毫!

    最主要的是,夜君墨死了,也就等于大鸿的顶梁柱倒了,想要拿下大鸿,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了!

    常年龟缩于这西凉小国,他早就受够了!

    还要处处受制于凤倾!

    待他离开这西凉小破国,去往大鸿,拿下那富庶之地,称皇称帝,要多自在,有多自在!

    他顾自在这坐着白日美梦,却忽然被人给打断了思绪。

    紧接着,他便听到凤怀煜诚恳的道:“圣女所言,有几分道理。毕竟摄政王是大鸿远道而来的贵客,又位高权重,凌王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这番话,无异于火上浇油。

    风渡凌自大惯了,哪里容忍得了旁人压他一头。

    当即便冷声道:“今日这一战,本王战定了!夜君墨,你赶紧滚出来,同本王切磋!”

    “凌王还是休要胡闹了吧!”凤言笙正色道,“刀剑无眼,若是伤着你,该当如何?”

    他们越是拼命阻止,风渡凌越发觉得夜君墨不过是空有名气,外强中干。

    尤其是看着林羽璃眸中透出的浓郁的紧张之色时,他更是印证了自己的猜想。

    什么是怕他伤着,分明就是怕他杀了夜君墨!

    饶是他们吹嘘的如何厉害,在他看来,夜君墨,不过尔尔!

    “好!本王今日便有言在先,这场切磋,只是我们私人恩怨。不关两国之事!生死勿论!”风渡凌说着,再次将视线调转到了林羽璃的身上。

    不出意外的,他看到了林羽璃脸上故作掩饰的紧张之色。

    而后,他玩味的笑道:“一会儿圣女便等着侍奉本王吧!”

    “看你本事吧!”林羽璃朝他勾唇笑了笑,转而对着夜君墨道,“那我的命,可就交到你的手上了。”

    “嗯,等我回来。”夜君墨说着,抬手理了理她微乱的鬓发,而后起身,抬步走向了风渡凌。

    这旁若无人的秀恩爱,顿时气得风渡凌牙根痒痒。

    但想到不久之后,林羽璃便是他的人了,他心情瞬间转晴了许多。

    思绪回转间,夜君墨已经走近了。

    方才离着还算远,且夜君墨是坐在座位上的,风渡凌还没觉得有什么。

    如今伴随着他的起身,这身高优势顿时生生将他的气势给压下了大半。

    不止如此,风渡凌还轻易的察觉到了夜君墨周身散出的浓郁的杀气。

    这杀气犹如实质,竟然激的他心头微微颤抖了几下。

    “故弄玄虚!”风渡凌冷冷的呵斥了一声,赶紧收敛了心神,打散了那心底的异样和惧意。

    时至如今,他还是觉得夜君墨不过是在故意拖延,亦或者想办法诈他,让他取消这一场切磋而已。

    捏紧了手中的剑,风渡凌冷声道:“夜君墨,拔剑!我们出去打过!”

    “不必。”夜君墨望着他,眼中透出了几分不耐之色。

    “你什么意思!”风渡凌恼火的斥道。

    “对付你,无需用剑。”夜君墨凉凉的道,“莫要耽误时间,你们一起上。”

    “狂妄!本王这就叫你见识一下本王的厉害!”风渡凌彻底被惹恼了,抬剑便冲着夜君墨的要害刺了过去。

    他这一招使了十成的力量,出手狠辣且凌厉。

    最主要的是,他这一剑的速度格外的快。

    寻常人看他出手的这一招,只能看到一片铺天盖地的闪动银光。

    就算是高手同他过招,也会被这剑招逼得进退维谷。

    这是他最为自豪的一招,死在他这一招之下的人,不比这参加宫宴的人少。

    如今拿这一招对付夜君墨,也算是看得起他了!

    “天啊!是千刀万剐剑!”此时,人群中却有人失声喊道,“凡对上此招的人,无一不被剐尽了四肢血肉,痛苦而亡!”

    “嘶,好歹毒的招数啊!”不知又是谁感叹了一声。

    “千刀万剐剑?倒是也很符合这个名字!”林羽璃耳边,再次响起了白溟的声音。

    他一边吃着那些宫宴上的食物,一边嫌弃道:“这西凉人当真是没吃过好东西吗?这也太难吃了吧!”

    “有的吃你就闭嘴吧!”林羽璃咬牙切齿的道。

    白溟却并未闭嘴,继续口嫌体正直的吃着那些东西,嘀咕道:“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有的吃总比没有好!”

    说着,他继续在林羽璃耳边,制造着咔嚓咔嚓的噪音。

    林羽璃瞥了眼面前快速消失的美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她没有说话,白溟却以为她是在担心夜君墨,遂随口安慰道:“你别看那劳什子千刀万剐剑舞的花哨,但是在夜君墨面前,根本没什么用。他一眼便能看出破绽!”

    话音方落,却见夜君墨身形一动,直冲那一片闪动的剑光奔了过去。

    风渡凌心中暗喜,似乎他已经看到了夜君墨被他给剐成肉片的惨状了。

    于是他出手的招数愈发凌厉,这下众人只觉得眼前一片缭乱,甚至有些离得近的,被这汹涌的剑气,给削掉了发丝,剐破了衣服。

    “啊!我的头发!”

    “我的衣服!”

    “啊……救命!”现场顿时响起了一片惊惶的尖叫声。

    眼见夜君墨就要撞入那片闪动的银光之中的时候,林羽璃登时拍案而起,急声道:“君墨小心!”

    话音方落,众人看着面前的景象,都惊讶的愣在了原地。

    顷刻之间,偌大的宫殿,坠针可闻。

    而就在这一片安静中,却忽而有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