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本王才没有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六章 本王才没有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这次的事情,固然是因为敌人手段阴狠隐蔽,叫人难以察觉!”夜祁寒冷声道,“但本王亦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当初天岳牧场的事,在琅城之中,流传甚广!

    然而,本王却并未将这明显的线索,同这次事情联系到一起。致使许多将士,无辜枉死!这是本王的错!亦是孙其仁的错!如今,孙其仁已死,他的罪过,本王便一力承担!”

    孙其仁正是之前驻守此处的将领,其在夜祁寒来到此处不久之后,便因为感染了“疫病”而不幸身亡了。

    细论起来,他同样也有着失察之罪!

    众人正惊诧于夜祁寒这一番话的时候,却见他忽而脱掉了外衣,趴到了一旁的长凳之上。

    “这是……”

    众人齐齐的变了脸色,尤其是几个为首的将领,更是赶紧跪在地上,沉声道:“王爷不可!”

    见他们跪下,身后那些缓过神来的士兵,也纷纷随之跪了下去。

    见此情形,众人哪里还不明白夜祁寒的打算。

    他这分明就是要按军法处置自己啊!

    在场之中的不少人,都曾经尝过那军杖打在身上的痛苦。

    打上几杖,他们要躺在床上足足三日动弹不得。

    而听夜祁寒的意思,却是要连孙其仁的罪责一并担当了。

    这可就少不得有二十军杖了!

    他这是不要命了吗?

    没有理会众人的劝阻,夜祁寒顾自沉声道:“打!”

    “王爷……”长风还想劝阻,却被夜祁寒冷声打断道,“赶紧打!二十军杖,一杖也不能少!”

    “是!”

    见劝阻无用,执行人抡起军杖,便朝着他身上打了过去。

    一下一下,沉闷的响声,清晰的传到了在场之人每个人的耳中。

    他们看着夜祁寒后背渗出的殷红的血,皆愧疚的低下了头。

    就在刚才,他们竟然还对这爱民如子的好王爷心生怨愤。

    明明这件事,不是他的错,甚至他完全可以对于这里的疫情置之不理,继续做他的苍阳王。

    可是如今,他非但过来驻守军中,与他们同吃同住,还为他们筹谋药材,尽心竭力的解决疫情。

    甚至还为了安抚军心而受到如此严重的惩罚!

    这跟他们认为的皇亲贵族不一样,这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好王爷!

    几乎瞬间,他们心中对于夜祁寒的敬佩感和归属感,生生提拔了好几个档次。

    受完了处罚,夜祁寒便被人带回了他的营帐之中。

    林羽璃过来的时候,军医正在为夜祁寒处理伤情。

    没等进入营帐,她便闻到了混杂着药味的,浓郁的血腥之气。

    可见这次夜祁寒对自己着实下了狠手,他这伤,若不好生处理,怕是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下不来床的。

    大冬天的,夜祁寒愣是疼出了一身的汗。

    大约是听到了动静,他下意识的循声望去,却恰好迎上了林羽璃那略带玩味的眼神。

    “你……进来做什么?”夜祁寒一开口,声音都隐隐带着颤意,可见是疼的不轻。

    “我,给你送药啊!”林羽璃不紧不缓的道,“我这里有灵药,涂上会让你的伤口很快痊愈。你要不要试试?”

    闻言,夜祁寒紧咬着牙根没有说话。

    林羽璃微微一笑,把瓷瓶放到一旁,淡声道:“东西给你放下了,用不用随意。”

    说着,她转身便要离开。

    刚走了没几步,却听到夜祁寒哑声道:“站住!”

    “不知王爷,有何贵干?”林羽璃问道。

    “你……来给本王涂药。”夜祁寒咬牙切齿的道,“若是有什么问题,本王唯你是问。”

    “抱歉王爷,我不是你的下属,不听你的差遣。”林羽璃说着,恰好看到了一旁的温言楚,遂拉着她上前一步,淡声道,“就让这位温公子侍奉你吧!我看他挺乐意的!是不是,温公子?”

    “不需要!”夜祁寒想都没想便回绝了。

    “那算了!反正身体是你自己的,痛不到我身上去。”林羽璃说着,看向了温言楚的脚踝,啧啧叹道,“你这脚踝伤的也不轻!既然苍阳王不想用药,正好给你用吧!你把药涂抹到伤处,轻轻揉搓开来。很快便能痊愈了!”

    “这……不必了,这么珍贵的药,还是给王爷用吧!”温言楚下意识的便拒绝了她。

    “怕什么?这药我有的是!”林羽璃说着,把她给强势的摁到了一旁的凳子上,顺手扒掉了她的靴子。

    “别……”温言楚阻止不及,却已经被林羽璃给捏住了脚踝。

    “嘿,还别说,你这脚小巧玲珑的,却不像个男人脚。”林羽璃说着,却见温言楚忙不迭的收回脚,站在那里涨的脸色通红。

    “你……你别瞎说!我是个男人,真真正正的男人。”温言楚忙不迭的反驳,说的急了,却有点欲盖弥彰的味道。

    好在,旁人都忙着处理夜祁寒的伤,并没有心思理会她们。

    温言楚见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这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林羽璃见状,却是不免好笑。

    她随手把药递给温言楚,淡声道:“赶紧擦上吧!就当是为苍阳王试药了!免得他怀疑我在里面动什么手脚!”

    “本王……才没有!”夜祁寒紧声道,“你少以小人之心,揣度本王!”

    “好好好,是我小人之心了!”林羽璃随口应道,“既然王爷这般不待见我,那我就先行告退了!”

    “你要去哪儿!”夜祁寒说着,急亟起身,却牵动着身上的伤口发疼。

    他闷哼一声,重新趴了回去,紧声道:“没有本王的允许,你哪里也不许去!”

    回答他的,是林羽璃的一记冷笑。

    下一刻她便在夜祁寒冷森森的注视下,转身走了出去。

    走出营帐,夜君墨并没有在外面。

    她循着玄金镯子的指引,却在河边的一处空地上,发现了夜君墨的踪迹。

    此时,他正望着潺潺的河水出神。

    听到林羽璃的声音,他微微侧首,朝她看了过去。

    不得不说,夜君墨这种人,便是不声不响的站那那里,便会独成一道风景。

    哪怕如今易容成这副平平无的模样,那周身强盛的气势,却仍是带着独有的,令人折服的魅力。

    林羽璃正想着有的没的,却听夜君墨道:“阿璃,我们大约需要,多待几日。”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