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知道不当讲,就不要讲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知道不当讲,就不要讲

推荐阅读: 小雄的故事   万界神主   情欲超市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强制发情(abo)   少年啊宾全文   失控(双性)   都市之万界保镖群   医生帮帮我   神话之复活时代   我在超神学院捡属性   都市之重生香港   假天师活半仙   九州志-狮牙之卷(全集)   我的年轻岳母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尹诛邪自然不会回答他,自始至终,他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反正他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如今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要杀要剐,随他便是!

    “你不说也无妨,本王有的是手段,让你开口。”夜君墨淡声说着,身边的侍卫便猛然出手。

    瞬间,两条米且壮的铁链,刺穿了尹诛邪的身体。

    他凄厉的嘶吼着,身子脱力的倒在了地上。

    那两个玄衣侍卫二话没说,纷纷踩着尹诛邪的后背,拽着铁链,将他给拉了起来。

    这动作扯动着他的伤口,更是疼得他惨叫连连。

    众人骇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面上的表情都算不上好看。

    如今尹诛邪被铁链刺穿了琵琶骨,又被上面的铁钩给勾了起来。

    武功尽失不说,关键是这种折磨,会叫人痛苦不堪。

    他们虽然听过夜君墨折磨人的手段,毕竟没亲眼见过。

    如今看着他手下下手干脆利落的样子,怕是平日里没有少干。

    一个个的,都升腾起了浓浓的惧意。

    “接下来,本王要清理门户,便不留诸位了!”夜君墨凉凉的说着,众人才恍然回神。

    他们只是来参加个葬礼而已,没曾想差点把自己小命给赔上。

    如今险情解除,自然忙不迭的赶紧离开。

    但是有些看不下去这一幕的人,却在临走之前,沉声道:“恕张某直言,这尹诛邪好歹也是玄天宗的门主。就算他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一刀斩了便是。何必对他这般折磨?此举……非正道所为!”

    闻言,夜君墨没有说话,只是凉凉的瞥了他一眼。

    而一旁的蓝若兮却是冷嗤道:“事情不发生在你的身上,你自然不会感同身受!你们方才也听到了,这尹诛邪是如何折磨死我爷爷的!如今不过是废了他一身武功,怎么?张掌门这就看不下去了?”

    “张某并非给他脱罪,只是觉得你们好歹也是几十年的朋友,何必……”张掌门话音未落,便被蓝睿笙打断道,

    “何必什么?呵,张掌门说的好生轻巧!他设计残害我父亲的时候,可没有想过我们两家几十年的情谊!我自问我们蓝家待他不薄,可如今呢?如此狼心狗肺之辈,若让他痛快的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

    “蓝门主你……你不觉得此法太过阴邪了吗?”另外又有一个人附和道,“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你们便是如何折磨他,老宗主也回不来了!直接杀了他便是了!”

    “是啊!毕竟玄天宗是名门正派……”

    “名门正派!呵!”蓝若兮冷冷的笑道,“谁规定名门正派,便不能折磨敌人了?谁规定名门正派便必须让敌人死的痛痛快快的了?

    我爷爷,一生光明磊落,却被他害得,没得善终!便是死后,连个全尸都没有!你们口口声声向着这个恶人,可有谁曾考虑过我爷爷死的值不值,冤不冤?”

    众人没有说话,却听蓝若兮深吸一口气,继续冷声道:“如今他不过是被刺穿了琵琶骨而已!

    他加注在我爷爷身上的伤和痛,我会千百倍的奉还给他!只要能报仇,便是舍了这名门正派的身份,又如何!”

    “若兮……”蓝睿笙看着她猩红的眼眶,终究没有再多说什么。

    自幼蓝若兮同老宗主关系最好,如今听闻自己一向敬重的爷爷,死的那般凄惨,她怎么可能不恨!

    左不过是折磨敌人而已,只要能让她出了这心口的恶气,不是正道之举那又如何?

    终归,有他这个二伯给她担着!

    一时间,殿中出的沉默。

    众人脸上的表情,都说不上好看。

    而这个时候,夜君墨开口打破了这凝滞的氛围。

    “都说完了?”夜君墨冷声道,“来人,把尹诛邪和尹雪瑶给本王带下去。”

    “啊……不要!不要抓我……”那边尹雪瑶一听,顿时吓的失声痛哭了起来。

    但夜君墨的手下却丝毫不为所动,粗暴的扣住了她的双臂,硬生生把她给拖走了。

    “住手!”此时有人胆大的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蓝若兮循声望去,却见是尹雪瑶的爱慕者之一。

    真是胆子够肥的!

    “夜……宗主!雪瑶她只是受尹门……尹诛邪牵连而已!罪不至死,你作为一派的宗主,何必为难一个弱女子!”那人虽然出口的声音有些颤抖,却依然强硬的挡在尹雪瑶的面前。

    那两个侍卫不知该如何处置,遂转头看向了夜君墨。

    “本王行事,何时轮得到旁人指手画脚了?”夜君墨声音未见得起伏,偏生其中透出的森森寒意,叫人冷不丁打了个哆嗦。

    两人见状,不敢有分毫的犹豫,抬手便冲着那拦路之人的肩头打了过去。

    那人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被打飞了出去。

    而后众人眼睁睁看着他倒在了地上,猛吐了一口淤血,昏死了过去。

    “还有谁对本王的决定有异议?一并站出来吧!”夜君墨凉凉的道。

    众人,“……”

    这种情况,谁上谁死,他们才不敢!

    “很好!”夜君墨对此很是满意,遂沉声道,“来人,把尹诛邪父女给本王吊在大殿前面的广场之上,供人‘瞻仰’!”

    “夜宗主,老夫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闻言,那孔掌门亦缓缓开了口。

    “知道不当讲,就不要讲!”夜君墨冷声道,“若有求情者,按同罪论处!”

    众人,“……”

    此时,尹诛邪也已经豁出去了。

    他冷冷的瞪着夜君墨,厉声道:“夜君墨,你口口声声说是清理门户!但你尚未举行册封典礼,算得哪门子宗主!

    况且……蓝阳明那老匹夫,枉顾门规,任人唯亲,竟把宗主之位传给了你!而凭你的能力,根本不配当玄天宗的宗主!”

    玄天宗历来宗主继任,的确是老宗主指明新宗主继位。

    但若是有人能够挑战新宗主,并且将其击败的话,宗主之位,则是强者得之!

    只可惜他父亲一直闭关,没等在当时挑战夜君墨,让他空得了这宗主之位这么多年!

    如今……

    是时候让他尝尝尹无涯的厉害了!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