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人偶会成精吗

正文 第五百一十八章 人偶会成精吗

推荐阅读: 儿媳妇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秘密花园   万界神主   染指之后【校园1v1】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强制发情(abo)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失控(双性)   少年啊宾全文   包养合约   医生帮帮我   妖孽修真弃少   鹿鼎记-俏丫头双儿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她下意识的转身望去,却见桌子旁端坐着一个人。

    这人不是旁人,正是这些日子销声匿迹的白溟。

    此番看他风尘仆仆的,一口接一口的灌着冷茶,就好似多久没喝水了似的。

    林羽璃同夜君墨对望了一眼,而后齐齐把视线调转到了白溟身上。

    白溟还在灌着茶,配着他如今的样子,分明把喝茶,喝出了喝酒的气势。

    一壶茶见了底,白溟这才像是留意到旁边还杵着两个人似的。

    “月姬的选婿大会,我们必须参加!”白溟说完,忽而两眼一翻,扑通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林羽璃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给他查了查,发现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而后她又拿起茶壶闻了闻,发现这确实是茶无疑。

    “这算什么?茶不醉人,人自醉?”林羽璃甚是无语的道,“他大约是一口气赶来的,如今累晕了!你把他弄床上去吧!”

    夜君墨才不会沾手,尤其是白溟如今邋里邋遢的,像是逃难的难民一般。

    所以,他朗声道:“砚洲!”

    “砚洲去拴马去了。”林羽璃好心的提醒道。

    夜君墨,“……”

    恰此时,房门打开了,墨初染闷声不响的走了进来,二话不说,便横抱起白溟,将他安置到了一旁的床上。

    做完这一切,他又闷声不响的离开了。

    临走之前,还甚为周到的带上了门。

    林羽璃,“……人偶会成精吗?”

    “他本就不是普通的人偶。”夜君墨淡声道,“让他先睡着,我带你出去转一转。”

    林羽璃倒也没有反对,只是在同夜君墨打开房门的时候,墨初染瞬间不声不响的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那眼神直直的盯着林羽璃,没有说什么话,却像是在征求她的答复一般。

    没等林羽璃说话,一旁便散出了浓浓的寒意。

    林羽璃,“……”

    这般僵持着也不是办法,林羽璃索性把怀里的凤凰,朝墨初染手中一放。

    而后道:“你们乖乖看家,保护白溟!我们出去一下,很快回来。”

    墨初染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凤凰,转身便进入了白溟的房间。

    “走吧!”林羽璃拉着他走下了楼梯,却再次碰到了那个热情打招呼的老板娘。

    “客官要出去啊!记得早些回来,天黑了莫要乱走动!”老板娘好心的提醒道。

    “为什么?”林羽璃不免疑惑。

    老板娘呵呵一笑,随口道:“这不是今天是城主千金选婿的大日子么!城中都要施行宵禁的!”

    “哦,多谢老板娘提醒。”林羽璃淡笑道。

    “应该的。你们好好玩,早些回来!”

    老板娘说完,视线再次在夜君墨身上流转了一圈,随即浅笑盈盈的离开了。

    “宵禁……”林羽璃看着面前这来来往往的行人,淡笑道,“有点意思啊!”

    “走吧!夜里怕是不会安生。”夜君墨说完,拉着她便进入了热闹的街市。

    这边的街市,同大鸿很是不同。

    街上有不少售卖稀古怪东西的摊贩,林羽璃心中好,索性走到了其中一处小摊旁。

    摊贩立刻喜笑盈盈的接待了她,献宝似的取出了一堆瓶瓶罐罐,淡笑道:“姑娘可是想要买几只蛊虫?”

    “蛊虫?”林羽璃闻言,微微挑了挑眉。

    “在南诏境内,蛊虫是可以合法售卖的。”夜君墨淡声道,“而且也并非每个人都会制蛊。”

    好葩的习俗!

    林羽璃心中暗叹了一句,随手拿过了一个瓷瓶,却见上面写着专情蛊。

    “姑娘,这种蛊虫,只要给你喜欢之人偷偷下上,他便会对你至死不渝!”小贩神秘的笑道。

    “这么神吗?”林羽璃啧啧叹道,“那要是他中途变了心,会怎样?”

    “有这个在,断无变心的可能!不然怎么能叫专情蛊呢!”小贩嘻嘻笑道。

    林羽璃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另外那些,有吞魇蛊,噬腐蛊……

    粗粗扫了一眼,发现这些蛊虫大多都是治病救人的。

    难怪可以公开售卖呢!

    就在她看着这些东西出神的时候,那小贩又悄悄的对着夜君墨道:“公子,我这边还有抵御蛊虫的良药,你要不要买?”

    虽然他说的很小声,但是架不住林羽璃耳力过人。

    她心道这小贩倒是会赚钱,两边不得罪!

    不过她也懒得戳穿他,只是随手拿了个吞魇蛊,付过钱后便走了。

    吞魇蛊,乃是一种治病救人的蛊。

    它能够治疗人的梦魇!梦魇和梦还是有所不同的,梦是由人心产生的。

    而梦魇则是由外物惊扰所致,若是偶尔梦魇倒也无妨,但是长期被梦魇困扰,久而久之,人便会精力憔悴,惊厥而亡。

    “一般女子都中意情蛊,你为何不要?”走出一段距离之后,夜君墨淡声问道。

    “情蛊这种东西,是为了控制人心而制。需要用这个的人,怕是对自己的伴侣无法全心的信任。”林羽璃浑不在意的道,“若是我们两个,当真走到那互相猜忌的地步。靠着这么一只虫子,纠缠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要真让我看到你变心的那一天,我必然……”

    “必然不会有那么一天的。”夜君墨想都没想的回道。

    林羽璃挑了挑眉,没再多说什么。

    两人又逛了一段,发现也没有什么新的东西了。

    林羽璃兴致缺缺,提议回去的时候,却听夜君墨道:“不急,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林羽璃顿时打起了精神,却见夜君墨拉着她快步走进了一个胡同。

    不消片刻,胡同里又快步跑来了两个其貌不扬的男人。

    他们打量了一周,沉声道:“人呢?怎么不见了?”

    面前这胡同是死胡同,他们跟了一路,此番却把人给跟丢了。

    这下回去,必然无法交代。

    思及此,两人眼中齐齐透出了几分惧意。

    “走,我们回去禀报给头。”其中一人说着,两人齐齐的转身欲走。

    却在转身之时,脖子上骤然架上了一把长剑。

    “说,你们是什么人!”夜君墨冷声道。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