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这么想死,本王成全你

正文 第六十二章 这么想死,本王成全你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那侍卫见到夜祁寒,自然赶紧问候行礼道:“王爷!”

    “你们要去做什么?”夜祁寒沉声道。

    “回王爷,煜王爷突发急症,属下正要带他去药铺给煜王爷买药。”侍卫恭声回道。

    闻言,夜祁寒拧眉瞪了林羽璃一眼。

    “煜王爷,得了什么急症?”夜祁寒并不轻易放松警惕。

    “回王爷,煜王爷原本就感染了肺炎。如今他肺病发作,高热昏厥,必须尽快煎药服下!”林羽璃沉声道,“耽误不得!”

    “需要什么药?”夜祁寒依旧不依不饶。

    “人参一两,冬虫夏草一棵,蛤蚧四对,田七三钱,川贝粉五钱,瓜蒌仁七钱,百合,杏仁,远志,苏子,芥子,桑白皮,葶苈子各五钱,莱菔子,麦冬六钱!”林羽璃想都未想,便把方子复述了一遍。

    此时,夜祁寒却微微侧首看向了一旁的手下。

    这手下,正是李明宗。

    他稍稍犹豫了一番,却对着夜祁寒行了个礼道:“王爷,的确是治疗肺病的方子!”

    “王爷,草民虽然与煜王爷萍水相逢。但草民是大夫,自然以治病救人为己任。如今煜王爷情况危急,还请王爷,尽快让草民去给王爷抓药。”

    林羽璃故意这么说,也是为了摆脱和凤怀煜的关系,免得夜祁寒连带着对她也怀疑,让她更难脱身!

    毕竟他们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她也只是见他有难,出手相救,尽一个医者的本分而已。

    她这样说的时候,始终紧盯着夜祁寒的眼睛。

    他只觉得,这样一双眼睛,似是带着莫名的魔力一般。

    “还请王爷,尽快让草民去抓药。”林羽璃再次开口道。

    夜祁寒一个激灵醒过神来,略略思索了片刻,随即沉声道:“李明宗,你同他一起,去王府取药!”

    说着,他又点了手下两名侍卫,连同之前的那位一起,算作护卫。

    到底,他还是没对林羽璃彻底放心!

    林羽璃暗暗的松了口气,只是这几个人,对她来说,算不得什么大事。

    几人快速的朝着王府的方向纵马飞奔而去,夜祁寒一行,则朝着驿站的方向而去。

    两支队伍,背道而驰。

    夜祁寒骑马走了几步,忽而转头看向了林羽璃的方向,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是熟悉。

    到底,在哪见过他?

    众人很快便到达了靖王府,待要入府的时候,林羽璃却道:“刚才我说的方子,李大夫您应该记住了。王府重地,在下便不进去了!”

    “那可不行,王爷特地交代你一同前来取药。就是怕我会出现什么差池!小兄弟,你还是莫要推辞了!”李明宗正色道。

    “我说不进去,便不进去了!我家中有急事,我们就此别过!而你们,也莫要耽误正事。赶紧去吧!”林羽璃说完,几个人齐齐的应了声,随即便转身进入了王府之中。

    她松了口气,赶紧寻了个机会,悄然翻身,回到了王府之中。

    好在这破系统,这次还算给力。因着她之前救治凤怀煜有功,系统便解锁了部分功能,让她取出了一些致幻的药物。

    这些东西,配着她的催眠术,倒是让她成功的摆脱了这些人。

    之前虽然也试着给夜祁寒施展了催眠术,但毕竟有所顾忌,没有那么明目张胆。

    很显然,施展的效果不太理想,没有打消他对自己的怀疑。

    而这四个人的心智,显然不及夜祁寒坚韧,倒是中招的挺容易。

    林羽璃一边悄悄的朝园子里跑着,一边不由想起了那日自己对夜君墨施展催眠术的情形。

    那次她竟然失败了,夜君墨还是头一个,在她手中,丝毫不受影响的人!

    这样的人,若是敌人,那也太可怕了些!

    想到这些,她不免又想起了那些烦心事。

    曼陀罗花的事,是否跟他有关?

    那夜刺杀夜祁寒的事情,是否是他的手笔?

    如果真的是他派人做的,那么或许他手中会有这毒素的解药吧?

    而且,最让她介怀的一点是。

    夜君墨去哪儿了?为何忽然从她生活里,销声匿迹了呢?

    回去的过程,倒也没有什么波折。

    之前她吩咐过,不许任何人进来。再加上夜祁寒公务繁忙,也没时间回来,所以,她也算是很好的躲过了这一劫。

    这些都好说,关键是她身上的伤。经过了这一番折腾,她的伤口,又挣开了。

    剥掉外衣,上面晕染开了一大团殷红的血迹。

    林羽璃忍着痛,给自己打了一剂麻醉,而后便动手处理起了后肩的伤口。

    这着实是个技术活,而且,她扭曲着身体,扯动的伤口更是严重。

    一连大半天,她连累带疼的,流了一身的冷汗,也没有把这伤口给处理妥当。

    最终,她决定不和自己过不去了,便唤了翠微进来。

    翠微上次陪她给刘清婉剖腹产,此番也算是练出了胆量。

    可见到林羽璃后肩那血肉模糊的伤口之时,她还是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

    “王妃,您这伤口,是怎么回事?”翠微一边按照林羽璃的指示,快速给她处理着伤口,一边嘀咕道,“这明显是又挣开了啊!”

    “不该问的不要问,不该说的不要说。”林羽璃咬牙道,“我不告诉你,也是……为了你好!”

    “是!”翠微应了声,但还是忍不住道,“可是王妃,话虽如此,奴婢还是希望您能多顾念一下自己的身体。若是有什么吩咐,一定要指派奴婢去做!奴婢虽然不如翠浓机灵,但奴婢一样也可以为您,排忧解难的!”

    “好,我知道了。”林羽璃淡声笑道。

    翠微处理的还不错,林羽璃很满意。

    “翠微,我看你这学习能力挺强的。干脆跟我学医得了!”林羽璃淡声道。

    “可以吗?”翠微闻言,欢喜道,“王妃,奴婢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只要你想学,用心学,我自然乐意教你。”林羽璃道。

    “奴婢愿意!自然愿意!”翠微激动的不行。

    随即,林羽璃给了她一本基础入门的医,让她拿回去研读去了。

    翠微随即拿着回了房,而正在养伤的翠浓见她欢天喜地的样子,不免多问了几句。

    翠微便把林羽璃让她学医,还打算亲手教授医术的事情,告诉了翠浓。

    “看来,王妃是要对你,委以重任了!”翠浓浅浅笑道。

    “我一定会好好学,争取以后为王妃,排忧解难的!”翠微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却丝毫没有留意到翠浓眼底的黯然。

    折腾了这一天,林羽璃此时也累的够呛。

    尤其是失血过多,更是让她疲乏的,几乎提不起一丝力气。

    刚熄了灯,正要睡下的时候。冷不丁的,房中却出现了一个人影。

    她吓了一跳,未待戒备,却猛然发现对方竟然是夜君墨。

    “夜君墨你……”

    岂料没等她说完,夜君墨忽而阔步上前,一把卡住她的脖子,把她给提了起来。

    脖子上传来的剧烈的疼痛,痛得她险些痛吟出声来。

    “林羽璃!看来你根本就没把本王的话放在心上!”夜君墨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素来清冷的声音,更是平添了几分寒意, “本王警告过你,不许有二心!而你竟然敢为他挡刀!既然这么想死,本王成全你!”

    夜君墨说着,手上的力道便缓缓的收紧了。随着他的用力,林羽璃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因为窒息而染上了几分红晕。

    她扭曲的五官浸染上的痛苦像是刺入他心口的一根针,他咬牙切齿的瞪着她,终于还是松手将她给丢在了床上。

    这一下子摔得不轻,甚至还碰到了伤口,林羽璃差点没痛死过去。

    再加上乍然涌入肺里的新鲜空气,呛得她拼命的咳嗽了起来。伴随着她的咳嗽,她背后的伤口被扯的更疼了。

    伤口挣开,她身下的被子里洇出了一团殷红的血迹,犹如盛开的玫瑰,妖冶又瑰丽。

    她拼命的缓着气,想要开口解释一番,可夜君墨根本就没给她一丝机会。

    没等她从剧痛之中缓过劲来的时候,夜君墨高大的身躯忽然覆了上来。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