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都市言情 > 毒妃权倾天下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本王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

正文 第三十一章 本王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最快更新毒妃权倾天下最新章节!

    两人下意识的望去,却见门口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

    妇人正是刘清婉的母亲,刘夫人。

    只是他们此番相隔甚远,说话声音也不大,刘夫人却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可见其也是个会武功的。

    “妾身参见王爷!”刘夫人率先给夜祁寒行了个礼,又看了林羽璃一眼,冷声道,“关于王妃方才的提议,请恕妾身不能同意!”

    刘清婉一出事,就有人去给她报信了。

    她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竟然恰恰听到这两人商量着剖开她女儿的肚子,这叫人如何容忍!

    林羽璃看她的表情,也知道她肯定也误以为是她下毒害了刘清婉。

    心中暗叹了一口气,真是心累。

    她宁肯去面对执行任务时的重重危机,也不想在这后宅之中,处理这鸡毛蒜皮的琐碎。

    刘夫人惦念着女儿的病情,跟他们告了退,便快步去往了房中。

    此番她也是带着心腹大夫过来的,大夫去给刘清婉诊治了一番,瞬间面色就沉了下来。

    “夫人,小姐必须尽快生产!她的情况,很严重!”大夫沉声回道。

    刘夫人顿时变了脸色,急声道:“婉儿所中何毒?用内力能逼出来吗?”

    她曾是将门虎女,自幼修习武功,内力逼毒,不在话下!

    “夫人,小姐并非中毒。而是脏器出血!”大夫能够诊断出她是内脏病变,但若想确诊,还需要病人清醒配合。

    “这……很严重吗?”刘夫人神色愈发凝重。

    “相当严重!小姐如今已经陷入了昏厥,而且面色苍白,身体冰冷,脉搏细长,呼吸浅快!若不及时救治,只怕会……”大夫没有说完,刘夫人也明白后果的严重性。

    “那就赶紧安排生产!”

    随即,大夫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了她。

    他的说法和林羽璃的差不多,那就是,目前的刘清婉,没有自行生产的条件。

    “总不能真的剖腹取子吧?”刘夫人神色凝重的道,“你先试一试,尽量让她自己把孩子生下来!”

    为今之计,只能先试一下了!

    房间内,刘夫人和大夫忙忙碌碌。

    园子里,林羽璃面无表情的坐在石凳上,询问秋喜事情的经过。

    “中午刘妃都吃过什么?你一五一十的道来,不许有任何遗漏。”林羽璃不紧不缓的道。

    反正里面的人,不信任她。而她也没有上赶着去热脸贴人冷屁股的打算。

    还不如先趁机查出事情的始末!

    “回王妃,小姐今天吃过……”秋喜作为刘清婉的贴身婢女,自然会详细的检查并且记住她入口的食物。

    所以,此番回忆这些食物,并没有什么难处。

    说完之后,秋喜道:“从那天的事情之后,我家主子入口的食物,奴婢都会详细查验。确定没有问题之后,才会让主子服用。”

    “刘妃是在吃下了那碗燕窝之后,便吐血了吗?”林羽璃沉声道。

    “是的,娘娘!”秋喜沉声回道,“奴婢查验过那燕窝,并未查出问题。”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敢放心的叫刘清婉服用的。

    但刘清婉用后便这样了,秋喜便不免联想到了那天夜里的事情。

    任何人都查不出刘清婉所中之毒,偏生林羽璃可以。那么这次,她同样也可以不动声色的下毒。

    而且,若非刘清婉信任她,也不会轻易吃下她送来的东西。

    所以,秋喜便忍不住怀疑,是不是林羽璃之前的行为,只是为了放长线,钓大鱼!

    先故意博取刘清婉的信任,合力除掉张若雅!

    如今她们共同的敌人没了,她便开始对付刘清婉了!

    但之前林羽璃的表现,又叫秋喜有些不太确定了。

    虽然这位王妃看上去一副冷冰冰的疏离模样,可给人的感觉,却不是那种阴损小人。

    正出神间,却听林羽璃道:“刘妃是不是曾患有胃病?”

    “是,主子尚未出阁前,曾不慎吃坏了东西,伤了胃。但后来养了这么多年,没再复发过了!”秋喜道,“难道,这次是主子胃病复发了吗?”

    林羽璃没有回答她,又继续问道:“最近刘妃,是不是在吃蜂蜜?”

    秋喜一怔,随即点头回道:“最近主子……”

    她说着,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坐在一侧的夜祁寒。

    “有什么事就说!”夜祁寒不耐烦的道。

    其实他也很好林羽璃到底能从这些琐碎的对话里,挑出什么证据,来洗刷她身上的冤屈。

    尤其是自始至终,她都是这样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真是该死的气人又……带着点叫人不想承认的吸引力。

    他几乎没从一个女人身上,看到过这般运筹帷幄的模样。

    而最诡异的是,他好似从这一刻的林羽璃身上,看到了夜君墨的影子。

    想到夜君墨,瞬间他便回过了神来。他竟然会在这种时候,盯着这个女人出神!

    收敛了心神,夜祁寒的脸色阴沉着,周身都散发着一股子浓郁的“别惹我”的气息。

    “没有什么可背着王爷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林羽璃淡声道。

    秋喜这才应了声,支吾道:“就是主子最近有些排便困难,听闻喝蜂蜜水有用,便日日都喝一些。”

    “每天都喝?”

    “是的,王妃!”秋喜恭声回道。

    “有什么问题吗?”看着林羽璃凝重的神色,夜祁寒禁不住问出了声来。

    “茭白和蜂蜜同食,会引发痼疾。”林羽璃神色凝重的道,“我建议你去叫人查一查这茭白的来历!为何这道菜,会出现在刘妃的餐桌上!”

    “茭白?”秋喜说着,猛然深吸了一口气道,“王妃,奴婢记起来了!今日,原本主子并不知道厨房新进了茭白。

    只是奴婢陪主子在院子里散步的时候,偶然间听到两个丫鬟聊天,说是厨房新进的茭白,怎么怎么美味!主子才升起了尝一尝的心思!却不曾想……”

    “你还记得那两个丫鬟是谁吗?”林羽璃道。

    “奴婢没有看清二人的长相,当时她们是背对着奴婢的。”秋喜简直沮丧,懊悔,又愤怒。

    茭白这种东西,本不是北方的植物。在这个季节,也是稀罕物!

    两个丫鬟怎么可能吃得上那样的东西?而厨房又怎么会忽然采买了这种东西?

    这些都是问题!

    这一环扣一环的,步步都是在对付她和刘清婉。

    算计成功了,刘清婉一尸两命,她背上了个谋害侧妃和皇嗣的恶毒名声。就算不会丧命,也会被休弃!

    这看起来,似乎正对了夜祁寒的胃口。

    思及此,林羽璃再次把怀疑的目光,调转到了他的身上。

    “你怀疑本王?”夜祁寒顿时怒了,他气呼呼的站起来,摁着石桌,欺身上前,咬牙切齿的道,“本王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

    林羽璃往后侧了侧身子,免得被他的唾沫星子扑到。

    她眼中不加掩饰的嫌弃,更是点燃了夜祁寒的怒火。

    没等他发作,林羽璃便道:“在凶手确定之前,每个人都很可疑。正如你怀疑我,我也有理由怀疑你!而且,你比我,更有动机!”

    “林羽璃,你不要太过分!”夜祁寒愤声喊着,忽而抬掌拍断了手下的石桌。

    “婉儿……”却在此时,屋子里响起了刘夫人那高亢且凄厉的嘶喊声。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