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武侠修真 > 离天大圣 > 万国筑基 038 破阵(求订阅)

万国筑基 038 破阵(求订阅)

推荐阅读: 儿媳妇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秘密花园   万界神主   染指之后【校园1v1】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强制发情(abo)   燕宫艳史/紫宸夫人   失控(双性)   少年啊宾全文   包养合约   医生帮帮我   妖孽修真弃少   鹿鼎记-俏丫头双儿  

    最快更新离天大圣最新章节!

    长剑自天而降,带着股可斩断一切的锐利锋芒,无人主持的阵法自是难挡。

    “轰……”

    整个皇城在这一刻都微微一颤。

    莫剑卢的斩妖拂尘自带破法之能,有它定住阵眼,皇城的阵法也就废了大半。

    一旁的李全一眼望此剑,眼中不禁泛出惊艳之意。

    据他所知,莫剑卢的千幻斩妖剑诀,甚至不在罗浮仙派最出名的三十九秘技之中,更别提那几门可证元神的无上大法了。

    但饶是如此,却已有几分一剑破万法之威。

    就算是比之天符宗的数道天符,怕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他看来,三道七宗外加四大佛庭的底蕴之深厚,简直是不可思议。

    即使整个北域宗门全都加起来,怕都无法与之相比!

    “王后还没有发来消息。”

    随手斩去法剑,莫剑卢垂首朝皇宫看去,他们清楚,阵法的核心位于皇宫。

    只有破去了皇宫的法阵,才能有把握拿下北魏国的国主!

    而王后身具一定的阵法操控之权,有她从内部出手,他们得手的把握更大。

    但现在,约定的时间已到,王后所在的位置却依旧毫无动静。

    “不必等她了,我们自己动手。”

    张道然双眼一眯,冷声道:“就算没有她协助,我一样能破了这阵法!”

    “怕是王后遇到了麻烦。”

    李全一功聚双眼,却也无法看透皇宫内里,只得点头附和:“如此看来,只能强行破阵了。”

    “哼!”

    张道然冷哼一声,面带傲然之色上前一步,手中折扇一抖,已是朝下扇去。

    “哗啦啦……”

    但见折扇上灵光闪动,其上所绘的一条细小河流陡然脱离折扇,浮现当场。

    那水流起初不过一条细线,须臾便膨胀成一道横挂天际的江河,河水滔滔,浪涛翻腾之声不绝。

    “去!”

    张道然一合折扇,朝下猛然一点。

    那横跨天际的江河随之一折,带着‘轰隆隆’的沉闷巨响,朝下方的皇宫压去。

    江河浩瀚,如此重压来袭,皇宫里但凡看到此景之人,无不面色煞白,脑海一片空白。

    而就在江河离地三十丈,即将压塌皇宫之时,一层透明的光罩突兀浮现,横隔在水流之下。

    “彭!”

    水波撞至光罩,当即荡开无穷浪花,沿着那光罩朝四下席卷。

    “嘿!这等防御,还想挡下我的一节重水?”

    上方,眼见于此的张道然依旧面不改色,甚至还有心情出言讥讽。

    实则,他确实有自己自傲的本钱。

    作为西海最大的仙家门派,张家在罗浮仙派之中也是一大世家。

    张道然修为虽然不高,但所学功法却都属顶尖。

    他手中折扇名曰百脉行水扇,有聚拢水汽之能,内有上百水流,每一条水流都几十顷重水。

    而重水,每一滴都足有十余斤!

    以音速轰击而来的水流,足可轻松撞塌一座大山,移平一方大地。

    更何况,由罗浮仙派弟子精心提炼出来的重水,可不只是重!

    “砰……”

    水流炸开,一股可冰封万物的冻绝之力从中涌现,在连绵不断的轰击下,整个皇宫都化作一个巨大的冰坨。

    寒意不停渗透,直至超出阵法可以承受的极限。

    “轰……”

    冰坨炸开,无数冰晶崩散,其后水流紧紧跟随,轰然冲入皇宫之中。

    “轰隆隆……”

    重水之下,何物能挡?

    但见水流漫卷,一应房屋、宫殿、宝珠、妙树纷纷坍塌、崩解,被水流卷住涌向四方。

    “师弟,莫伤人命!”

    莫剑卢在一旁急忙叮嘱。

    “我知道!”

    张道然眉头一皱,有些不耐烦的回道:“只要他们老老实实的,我自然不会伤他们性命。”

    “嗯?”

    说话间,他眼眸一挑,冷声道:“偏偏有那不知死活之人,自寻死路!”

    却见下方,有那一队队兵丁结成阵法,呼喝着朝水流冲杀而来。

    这些兵丁的修为都不弱,结阵之后都可爆发出先天、练气后期的实力。

    但有千钧符压制,在张道然操纵的水流之下,他们却是无甚抵抗之力。

    被水流所化大手轻轻一拍,就轰成一团血水。

    但见下方漫卷的水流之中,不时有浪头起伏,每次起伏都会有一些人为之丧命。

    张道然杀的兴起,面上竟是有些眉飞色舞。

    “嘿嘿……,有趣,有趣!”

    “还是北域有意思,就算杀再多的人也不必被哥哥长辈们训斥。”

    “师弟,多造杀孽毕竟不好。”

    莫剑卢倒不是心中不忍,只是有些担心影响张道然的心性,因而小声劝道:“如若可以的话,把他们打晕就是,无需伤人性命。”

    “呵……”

    张道然眉峰一扬,冷道:“师兄这话却是错了,你身为剑修,自当有斩断一切的锐气,这般婆婆妈妈,难怪最近这些年修为长进如此缓慢。”

    “看看我哥哥,长剑所指,无惧无畏,这才是真正的好男儿!”

    莫剑卢闻言苦笑。

    就算无惧无畏,却也应该面对强者,面对自身本性才对,对弱者挥剑,又算得了什么本事?

    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劝不住对方,当下只得作罢。

    心中只想着快些解决此地之事,赶紧把正事做完,好早早送走这位小祖宗。

    “两位道友。”

    而一直盯着场中的李全一,却是突然皱眉,道:“我怎么感觉,他们是有意送死来者?”

    “嗯?”

    …………

    在北魏国皇宫里,王后的居所,向来是禁地。

    即使是国主鲁玉昆,这些年也要得到许可才可入内。

    但今日,这里却来了大批的外来之人,更各持刀兵利刃,把此地团团围住。

    “渊海!”

    王后身着凤袍,头戴霞冠,正自面色冷肃的盯着面前的披甲将军。

    她银牙紧咬,怒声开口:“本宫自问一向待你不薄,你今日竟然带兵以下犯上,可知是什么罪名?”

    “王后赎罪。”

    面前的将军手握宝剑,双目炯炯的盯着王后,一刻也不敢稍离:“末将是奉了国主之命,为的不是要害王后,恰恰相反,而是保全王后性命!”

    “保全我的性命?”

    王后怒急反笑:“渊海,你看看你现在这身打扮,你再看看院里的这些兵丁!”

    “你确定这是在保护我?”

    “自然!”

    渊海面色不变,冷声道:“国主有言,今日宫中将有大敌,因而我等都需披甲执锐,确保万一。”

    “王后放心,只要你不离开这个房间,我等定然能保你的安全。”

    “是吗?”

    王后一脸冷漠的从座位上站起,迈步欲行:“如若本宫一定要出去,又如何?”

    铮……

    刀剑惊鸣之声,自四方响起,更有一股浓郁杀机,死死锁住她的周身。

    很明显,她就算想出去,怕也不行!

    如若放在几年前,渊海虽是一位守城大将,武艺不凡,但还不能被王后放在眼里。

    但最近这几年,却不知为何,渊海、夜战,竟是纷纷进阶道基。

    一身法力丝毫不弱于她!

    甚至,因为他们身具某些诡异神通,还犹有胜之。

    “轰……”

    一声巨响,自外界传来。

    眨眼间,滔滔水流已是轰入皇宫。

    显然,外面的人已经开始动手。

    而王后所居之地,依旧是一片寂静,诸多兵丁团团把此地围住。

    “渊海,你可记得……”

    屋内,王后双眼一闭,娇躯微颤,咬牙低问:“你还是本宫照料着长大的!”

    “王后……”

    渊海闻言一愣,身上的杀机也不禁一乱。

    “从小到大,我一直都把你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

    王后深吸一口气,闷声道:“你当年与敌鏖战身受重伤,是谁不辞辛苦,为你日日熬炼丹药?”

    “你与他国重臣相交,险些害的北魏数万精兵丧命,国主要处死你时,是谁百般恳求,才让你戴罪立功,免遭一死?”

    “我记得,你大婚之日,先谢的不是国主,而是本宫!”

    “你的第一个孩子,也是抱到本宫面前,让我给取的名字。”

    “这些事,你难道都忘了吗?”

    “王……后……”

    渊海闻言,身躯渐渐僵硬,一双眸子也已渐渐变的茫然:“微臣不敢忘,但……”

    “现今有外敌入侵,国主有难!”

    王后急声大喝:“你明明知道,现在却在干什么?带重病包围了本宫居所,更是隔绝本宫与外界的联系,你真的是奉了国主之名?”

    “确实是国主之命!”

    “唰……”

    一道剑芒自屋内闪现,如灵动的游鱼,瞬间贯破七人的咽喉。

    “嗬嗬……”

    渊海大口张开,脖颈间鲜血狂喷,双眼之间到了此即才恢复少许清明。

    而眼前的王后,双目冰冷,何曾有过记忆中的慈爱之色?

    “没有用的!”

    感知到生机的飞速流逝,他竟是忍不住咧嘴一笑,张了张嘴,嘶哑的破风声从中响起。

    “你们的计划,国主早就知道。”

    “对国主来说,都是棋子,包括我们,他为了求道,什么都可以不要……”

    “咣当……”

    尸首坠地,竟是眨眼间就化腐朽,被风一吹,灰烬荡向远方。

    而一团诡异黑火,也悄然没入大地,消失不见。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