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吧 > 网游竞技 > 王者时刻 > 第五卷 第四十四章 进步

第五卷 第四十四章 进步

推荐阅读: 明星潜规则之皇   儿媳妇   重生八零年:兵王的异能媳妇   邻家有女   秦可卿朱怀镜   小雄的故事   洪荒少年猎艳录   穿越风流之情深深雨蒙蒙   都市偷心龙爪手   杀神重生之叶欢   情欲超市   万界神主   妇科男神医   明月落我怀(1V1甜宠)   人生得意须纵欢  

    最快更新王者时刻最新章节!

    何遇他们三人虽然各自开始冲分之后在一起游戏的局少了,但彼此的关注可一点没少,时不时也依然会一起打几局。何遇辅助以外其他位置上的能力高歌、周沫都是看在眼里的。而在这过程中何遇养成的打法习惯,用这局一对一选择鞋子的思路就可以看出来。

    不求持续,但求一击必杀!

    所以像冷静之靴这件减少技能CD,成为很多法师首选的鞋子,在何遇这里就甚少得到青睐了。在他心目中,加法穿的秘法之靴和脱战状态移速更快的疾步之靴才是对他帮助最大的鞋子。

    基于这种追求最大爆发力的原则,辉月这件拥有保命手段,但输出能力较弱的装备也几乎从未出现在何遇的考虑之中。

    对很多输出位置的玩家甚至选手而言:活着才有输出是他们的格言。可在何遇这里,对手快点死掉,那就能活着才是他的信条。

    他的这一风格,甚至从他使用中单时的数据都有一定体现。以干将莫邪,这样的大法师即使是在KPL这样的顶尖赛场,30%的队伍输出占比大概都只能称是合格线,在以中单输出为主的中核队伍里,占比40%以上也是常有之事。

    但是何遇的干将输出占比往往不会很爆炸,通常就在30%上下徘徊,但是他KDA中的击杀数通常会很优秀,而且质量非常高,经常是直取对方核心C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那仿佛就是刺客成功切入后排的效果。

    而在玩一些战士,或是刺客之类需要承担切后职责的英雄时,何遇也表现出了对进场时机精准把握的出色能力。凭此才能,何遇可是时常在逆风不利的局面下,一波带给队友希望的。

    这种直指对面要害的一击必杀打法,确实很怕辉月、名刀这些装备对致命一击的化解,这一点何遇在实战中其实也是会注意到的。只不过眼下和高歌的这一局,高歌是在刹那间秒卖了鞋了凑数出辉月开月之守护,这确实有些出乎何遇的意料。毕竟放在王者峡谷的正规对局中,为了一次活命,临时改变出装次序甚至卖鞋凑钱未必可取。那可是对接下来数分钟内节奏的破坏,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不可估量。

    但是眼下这局却是一场一对一的对决,一次生死可定胜负,这大概是高歌会如此操作的原因了。

    一想到这,何遇倒也释然了。看着高歌的干将趁着他死亡复活的时间在快速推塔,已知这局没有再继续的必要,干脆地投降退出了。

    “知道的。”退出来游戏后,在微信群里何遇回答着高歌在游戏里跟他说的话。

    “知道就好。”高歌回应着。

    她是赢了,但是是赢在一点小手段上,高歌并没有因此觉得技高一筹。她真实体会到的是何遇已经不再是当初一对一时被她轻松吊打的何遇了。用几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在高歌最擅长的位置上可以跟高歌分庭对抗了。

    何遇的进步是惊人的,可此时此刻,高歌更多在意到的是自己。

    这学期因为何遇、莫羡、祝佳音这些人的先后加入,浪7终于拥有了稳定阵容,让高歌周沫有了充分发挥的空间。他们最终拿下了校园冠军,之后自己也有了明确的方向,开始朝着一直向往的职业圈努力。

    这段时间,高歌自我感觉也有了相当的进步,但是何遇却在同样的时间里,从刚开始上手游戏,成长到了与她差不多同等的程度,他的进步不仅大,更是快。这让高歌不由有点怀疑,自己过去数年的游戏积累到底算什么?有实战,有研究,也有看KPL的职业赛,这基础总比只是看比赛的何遇要扎实的多吧?

    想到这,高歌不由地又想到了莫羡。

    不看KPL,不会去找任何攻略,只是闲暇时玩几局。但他的水平却被职业选手都认定是已经具备职业水准的,这又上哪说理去?

    所以说,这世界上总是有这类人的吧!

    高歌暗暗感慨着,却已经是把何遇划分进跟莫羡一样的异端去了。

    这边呢,何遇也没有再缠着高歌单挑。都是高手了,一局已经足够看出自己再排当初被高歌随意摩擦的菜鸟,何遇已经心满意足。

    “真希望快点到六点啊!”何遇这时群里感慨着。巅峰的开放时段是晚18点到24点。

    “告诉你个好消息。”高歌说。

    “什么?”

    “今天周日,巅峰赛四点就开。”高歌说。

    “哦,对对对。”何遇恍然,虽然已经打了许久的巅峰赛,但周六周日的开放时段要早两个小时这一点他依然经常忽略。

    “说起来,都这分段了,但我们目前好像还没在巅峰赛遇过。”何遇忽又想起一事,说着。

    “为什么总要说‘们’,只是你还没遇到,我和周沫遇过了。”高歌说。

    “哦?谁赢了?”何遇兴致勃勃,仔细想想,他跟高歌这样一对一过,跟周沫也有过,倒是真没见过他们两个这样对决过。

    “谁说遇到就一定是对手的?”高歌说。

    “也是哦。”何遇反应过来。

    “他赢了。”结果高歌却又说道。

    “……”这天聊得累啊,何遇心里苦。

    “那家伙,我从未见他切C切得那么精准果断过。”高歌说道。

    “因为熟悉吗?”何遇听高歌这话,猜测周沫切的那C位大概就是高歌。

    “是吧。”高歌说。

    “照理巅峰赛没打完你们看不到彼此的名字啊!”何遇说。

    “这么熟,丢个技能就知道是他了。”高歌说。

    “真的假的?”何遇惊讶,就说游戏各有各的位置和风格吧,但抬手丢个技能就显露个性,何遇没觉得这游戏的细节有夸张到这个地步。

    “当然是假的。”高歌鄙视。

    “师姐……”何遇真的聊不动了。

    “当时我们就在一起。”高歌说。

    “那他是不是窥你屏了吧?”何遇说。

    “哦?”高歌似乎是得到了什么启发,这一声“哦?”顿时让不知窥屏多久的某人坐不住了。

    “我没有,别乱说!”周沫跳出来喊冤。

    “没有你急什么?”高歌发了个斜眼的表情。

    聊得辛苦的何遇不失机时地默默退下,这线上线下的还会爆发什么风雨那就不关注。

    到下午四点,巅峰赛开启,何遇踌躇满志地登录了他的何良遇。在得到了家中父母的宽容理解后,他变得更有信心和干劲了。

    冲分冲分冲分!何遇大力挥舞了一下手机。小说阅读_www.shuoshu8.com